玖竹非竹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卫非]脆皮鸭文学引发的血案(4)

  #七夕的棒棒糖√

  
  
  
  七夕已至,天九学院无数男女早早地就定好了外出游玩恩爱的计划。
  但学校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七夕当天临时多安排了三节晚自习,站岗的保安和宿管也一扫嬉皮笑脸,精神抖擞敬职看管,眼睛擦得雪亮。
  真狠啊。
  韩非看着垂头丧气的同学们,颇有些幸灾乐祸。
  韩非自诩风流潇洒,赏风吟月很得姑娘赏识,可他...至今还单身。也不是没有漂亮姑娘对他有意思,但终究都少了一点心动想谈恋爱的感觉。
  红莲也曾戏问过他是不是打算孤独终老了,这么大个男人居然连谈恋爱的念头都没有。
  韩非每当被问起这种话,总会把自己的好舍友卫庄拿出来当挡箭牌“卫庄兄不也还单身呢么,他理科学神掉头发快,以后应该会比我显老,他不都急我急什么?”
  说起掉头发...等卫庄兄中年会不会也地中海啊?——韩非一边偷瞧讲台上喋喋不休的地中海数学老师,一边脑补地中海卫庄,然后偏过头盯着卫庄的头顶笑出了声。
  “....”坐在韩非不远处的卫庄冷冷的与韩非对视三秒,露出了了然的神情。得,这小舍友大概又在想些不得了的事情。
  等到晚自习结束,那些早做了安排的情侣们要么急吼吼的冲出教室,要么眼含热泪恨恨的咒骂校领导是魔鬼。当然,也有例外的——同班的一对小情侣表示完全没有问题,一下课那小伙子就屁颠颠跑过去给他对象捏肩拎包嘘寒问暖。
  临出教室,那小子还怕不被打似的,回头大声冲他舍友嚷嚷“小李!天黑了不安全,我去送送我女朋友,记得给我留门哈”
  随后不等小李反应,那小伙子就兴高采烈的搂着他娇小的女朋友走出去了。
  还没来得及溜走的人被秀一脸,顿时觉得晚风又冷了些。
  一直回到宿舍,韩非还低着头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
  “卫庄兄!”韩非忽然上前一步拉住卫庄,神色十分认真。
  “怎么?”卫庄挑挑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以为他有什么要事相讲。
  “诶...列的本月书单提前看完了,我有点无聊...”韩非颓废的怂着肩。
  “那就做题,看书确实枯燥”卫·好舍友·庄十分体贴的从自己桌上翻出一本写了一半的高数练习册递给韩非。
  “谁说的,明明做题比看书还枯燥...咳,我是说,隔壁小强和小王他们宿舍都有集体活动的,今天那几个小子还找我秀...我们要不要也安排点什么?”今天韩非对学习的兴趣非常低迷,再想想一墙之隔的其他宿舍,七夕活动不是一起快乐打游戏就是猛吃宵夜...他眨眨眼,脑筋飞快转动。人生难得年少,可不能不会玩啊!
  “所以,安排个什么?”卫庄看着韩非微微扬起的眉梢和含笑的眉眼,心下明了他已有打算。
  “小强他们弄了桌烧烤在宿舍里吃,小王他们组织了游戏pk赛,咱们呢,好歹也是男神级的,格调得高些。狼人杀,大侦探,象棋,拼乐高...”韩非一个个列举自己的计划给卫庄选,可报完之后又怕这些游戏显得自己不那么酷,嘴巴一快又报了个看鬼片凑数撑气场。
  “看鬼片吧,学生会有片源”卫庄敏感的察觉到了韩非念出鬼片的语气与上面几个活动不同,心念微动,立马找借口选择了这个。
  “卫庄兄,大侦探动脑筋可能比较好玩”韩非弱弱的试图反抗。
  “如果我没记错,那个两个人玩不起来”卫庄见他拒绝,那点猜测立马饱满起来,于是手脚伶俐的就打开笔记本挑起了鬼片。
  “哦...”韩非心一点点沉了下去,但为了保持面子,他还是顽强的挺着腰杆搬来凳子坐到卫庄边上。
  关了灯两个人开着音效就看起了评分超高的鬼片,据说光是音效就能吓死胆子小的。
  压抑的黑暗色调、诡异的洋娃娃、突然响起的清脆八音盒声、小婴儿的哭号和女人凄厉的惨叫...卫庄看得津津有味,觉得这部片子真的很棒,尤其是还加入了和观众的互动——地上飞快爬来的样貌丑陋的鬼会正对摄像头诡异的笑。
  忽然感觉衣服被什么东西扯住了,卫庄心中一惊,迅速低头借助屏幕幽暗的光看见...韩非骨节发白的手。
  “你很害怕么?”卫庄好笑的打量着韩非。
  “没有没有,我一点都不怕!这种东西又不存在,我怕什么?子不语怪力乱神,我思故我在,主关唯心万岁,没有什么是特色社会主义...”韩非絮絮叨叨说了一堆,虽然口齿清晰乍一听很正经,但其实他已经语无伦次想到什么说什么了。
  卫庄被他这么一说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韩非此时一只手拉着卫庄的衣摆,另一只手死死的掐着大腿,眼睛紧闭,浑身肌肉都绷紧了,但他还是嘴硬故作云淡风轻的说着不怕。
  真是太怂了吧...怂得有点,可爱。
  卫庄看过评论区,知道接下来整个鬼片的高chao就要来了,再低头悄悄韩非那吓得煞白的脸,有点于心不忍。他把手按到降低音量的键上,但思及韩非仅仅是抓着他的衣摆...鬼使神差的,卫庄最终按下了调大音量的键。
  影片进入缓冲期,画面也从黑白生冷的场景过度到贴着淡蓝色天空壁纸的温馨小屋。
  韩非偷偷睁开一只眼去瞧,发现没什么恐怖的了,又听着音乐也算是舒服,于是放下心来睁大双眼享受这短暂的暖色调。
  玻璃陡然爆炸发出刺耳的爆鸣,同时粘稠的鲜血从淡蓝色的墙壁上溢出,再过一秒,声音戛然而止,世界一片空白。可就在人放空状态,屏幕下方突然冒出了个张着血盆大口女鬼。
  “我*!!!!!”韩非吓得大叫起来,身子下意识往后一躲,险些把椅子带翻。还好卫庄眼疾手快,在他摔倒前一把将人拉了过来。
  由于惯性,韩非十分顺其自然的‘撞’到了卫庄怀里。
  韩非斜依在卫庄怀里,胳膊肘恰好压在了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他立马红了脸撑起身想道歉,未曾想他此时半躬着身子与屏幕很贴近,于是他一张嘴,视线就与屏幕中诡异的、没有眼白的大眼睛对上了。
  “哇...呜...不看了不看了,卫庄兄我突然很困,去睡觉了!”韩非也顾不上道谢了,闭着眼睛就去摸墙上的开关把灯打开,颤颤巍巍的溜回床上。
  卫庄看他着实吓得不清,也不愿再用这去逗他了,本想着多安抚安抚韩非,但刚刚被韩非压到的某处迅速有了反应,根本不给他点余地。于是只能简单的安慰了两句就把电脑关了,然后快速冲去厕所解决了一下生理需求(嗯,对,就是三急你懂的)。
  等折腾了大半宿终于能睡觉了,卫庄躺了很久翻来覆去却始终没有睡意,便巴巴的转过身去看韩非。
  大热天的,学校配的被子还特别厚实,此时即使开了空调也有些燥热。而韩非,居然把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
  卫庄担心他睡觉中闷死自己,便好心过去给他掀起被子把头露出来。
  被子一被掀开,韩非热得通红的脸就出现在了卫庄眼前。他乌黑的发丝被汗水打湿,软趴趴的黏在白皙的脸上,即使睡着了眉心也皱成一团,好不可怜——手机还开着,被韩非攥在手里。
  卫庄弯腰一看,发现屏幕上显示的是般若波罗蜜心经...
  睡梦中的韩非不知梦到了什么,胡乱抓了一通。刚弯腰去看他的卫庄很不幸的被揪住,挣脱不开了。
  卫庄看着毫无防备的韩非和那只紧紧抓着自己的手,略加思考,欺骗自己说他这么怕自己得负一半责任,于是翻身上床,环住不安分的扭动的韩非,抽走他的手机熄灯睡觉。
  被圈住的韩非在卫庄的怀里逐渐找到了安全感 ,紧蹙的眉毛慢慢舒展,最后抓着卫庄的手一松,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卫庄一直守着韩非,直到看见韩非呼吸均匀神色安缓才放下心来,摸了摸韩非毛茸茸的头发,慢慢去了梦里与韩非会面...
  月上柳梢,鹊桥情浓,此间岁月静好。
  
  
  ————————————————————
  玩游戏没注意时间,开始码的有点晚w白天没效率就熬夜赶出来了,希望质量不是很差1551,昨天说想要评论小天使们就给我评论,炒鸡感动!!好久没爆肝接近三千了x全靠小天使们的爱发电hhh
  今天的也是一如既往ooc呢x
  祝大家七夕快乐呀~
        还有稻米817过年快乐!!!!(垂死吼出)我吹爆瓶邪黑花铁三角!!盗笔真的很棒,吐血安利你们去看!!!扶我起来,我要...算了,真要猝死了x先睡了hhh
  等白天清醒了可能还会填个粮x看缘分吧(bushi)

评论(2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