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上学月更)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弧很长,想法太多,会很慢很慢的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卫非]脆皮鸭文学引发的血案(1)

  #私设现代学生日常
  #理科学霸卫二狗x文科学霸韩小非
  是学生时代的设定,还有点青涩的那种x
  假车,真纯洁
  
  
  
  天九学院有两大男神人物,一为高傲冷艳热爱理科的卫庄,二为风趣聪慧偏爱文科的韩非。
  文理两派学子每每进行口舌之争都要将二人作为代表一番吹捧,打压对方,次次大战三万回合且乐此不疲。
  戏剧性的是,不知校方是有意还是无意,新学期这俩人竟分到了同一间宿舍——学霸专属的双人豪华小宿舍。
  外界纷纷猜测,他们性格爱好宗派(文理科)完全不一样,住在一起还不得成修罗场?
  但与众人的猜测截然相反,私下相处的俩人日常行云流水默契非法,套一个韩非曾经突然冒上脑子的想法,大概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简直不要太美滋滋。
  俩人虽嘴上都没明说过,但彼此关系确实可以说是挺好的了。
  韩非甚至曾在喝醉酒后拉着卫庄死活要和他拜把子,被卫庄直接敲晕了抱回去。
  从那天之后,他们俩不和天天明争暗斗的传言,慢慢变成了某种不可♂描述的小故事。
  当然了,不管传言怎么样,二位不食人间烟火很少上论坛的男神的日常生活基本上是不会受到影响的...吧?
  某个夜晚,埋头刷题的卫庄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对面捧着古籍看得津津有味的韩非,又瞥瞥门,一骨碌爬起来就往外走。
  自始至终韩非连头都没抬,只在卫庄快走出门时一伸手揽住“沙雕家的一份章鱼小丸子,谢了”
  卫庄绕过去,偏过头冷冷的看着他“不去,不带,不用谢”
  韩非闻言,这才把头抬起来看着卫庄,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卫庄兄啊,卫庄兄啊,卫庄兄啊...”
  他刻意拖腔拖调的喊着,以一种撒娇的口吻。
  如他所料,卫庄受不住他恶意卖萌的语气,白了他一眼就推门出去了。
  嘴上说着不带的卫庄还是为韩非带了宵夜,提着慢慢两大袋食物的他走到宿舍门口,钥匙都还未掏出,那门就自己开了。
  “卫庄兄,回来了?辛苦辛苦”
  韩非一边扯出与往常一样的笑和他打招呼,一边隔空去接他手里的袋子,但卫庄毫不留情的躲了开来,一个闪身进去了。
  被人这么生冷的避开了肢体接触,韩非不知怎的,嘴角僵硬的笑却柔和了许多。他笑嘻嘻的跟进去,夸张的嗅了嗅,故作疑惑的一皱眉“怎么一股章鱼小丸子的味道,还是标配番茄酱肉松,可真真是我的心头好啊”
  卫庄不搭理他,自顾自地打开了另外两个袋子从里头拿出两个装满烧烤的塑料小盒,一个人吃了起来。
  “哟,东门二五仔烧烤摊的?卫庄兄识货啊,这家烧烤店可不简单,你瞧,单是这骨肉相连便大有讲究!从冷冻柜里拿出来放入油锅煎炸三到五分钟,捞出沾上秘制调料,拿起来,一口咬住~唔...嫩软可口,金黄色的油脂从...”
  韩非一边自言自语的讲解着,一边非常自然的坐到卫庄对面,快乐的撸起了串串。
  “闭嘴,再废话就别吃”卫庄冷冷的瞪了韩非一眼。
  “行吧...裹在香酥面粉中Q弹嚼劲十足的小章鱼爪是这道章鱼小丸子的灵魂,酸甜可口的番茄酱淋在其表层,既达成了颜色的大和谐还...”
  韩非消停了一会儿就又开始长篇大论,颇有一副主持美食节目的架势。
  其实平常韩非平常吃起东西话是不会这么多的,但他刚刚——就在卫庄出门那段时间,看了点不得了的东西,一不说话就瘆得慌...
  韩非悄悄的刷论坛时刷到了一篇热帖。
  和众多撕文理哪个更好的不同,它是一篇,脆·皮·鸭爱好讨论帖。而讨论的主人公,似乎还是他和卫庄!
  脆皮鸭是什么?虚假油腻感情的新型代名词吗?那他们可想错了,咱好哥俩谁和谁啊——谦虚好学的韩非怀着不懂就看的心情,兴致勃勃的打开了这个帖子。
  再一细细翻看里头的内容,韩非吓得差点把手机丢出去:
  ‘在辩论赛上锋芒毕露的韩非此时却是一句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了,平日里皎婕灵动的眸子也因情yu蒙上了一层水雾,他jiao喘着放松自己的身体,好减轻些被撕裂的疼痛。
  哪曾想那卫庄却得寸进尺地一挺身子直直埋入幽谷的最深处,激得韩非又是一阵无力的shen吟。
  卫庄笑了,带着些惩罚的一味“非非,你不是挺能说的么?来,反驳我,列举九九八十一条理由拒绝我啊”
  韩非咬住唇,断断续续的求饶...’
  后面韩非是实在看不下去了,颤抖着手就去点举报。巧的是他手一滑翻页了,下面清一色嚎叫说人前床上反差萌真可爱嘤嘤嘤...
  我...????!
  韩非举报完瘫在床上感觉自己出了一身汗,他把手机丢开,蒙在枕头里仔细思考他和卫庄兄做错了什么被人这么误解。
  再然后,韩非听见了脚步声。为了显得正常冷静些,韩非硬着头皮像什么都不知道那样迎了上去。
  卫庄听着韩非不断的碎碎念,内已经咆哮了一万遍,你快点闭嘴吧!!!!!
  刚刚他等烧烤的时候边上站着两学妹,兴高采烈的讨论着什么。他听力很好,非常自然的听到了他们讨论的内容。什么他和韩非...边做边让韩非读演播稿和绕口令给他听...
  什么鬼,我又不是变态?怎么可能有这种癖好!
  卫庄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到窘迫,竖起衣领生怕被发现偷听,烧烤一好立刻拎着就走,在宿舍楼外吹了十几分钟冷风才上去。
  韩非不知道卫庄经历了什么,还在碎碎念讲解美食,语调竟然慢慢的与演讲稿对上了...
  接下来是不是该绕口令了?
  这个念头一冒上来就把卫庄自己吓了一跳,他丢下手里还没吃完的烧烤,猛的一拍桌子,手掌传来的疼痛才唤回他的理智。
  为了掩饰尴尬,卫庄咳了一声,故作森然“味道一般,都冷了。不吃了,睡觉”
  韩非看着卫庄离去的背影,咬着香喷喷的烧烤和小丸子也有点食不知味,偷偷学习的兴致也淡了。
  于是乎,这两位夜夜以为对方不知道而都在悄悄学习的学霸,今天竟然关灯就真的没有再起来学习了。
  韩非压在枕头下面珍藏的学习资料破天荒的被压的一团糟,卫庄放在床头柜上演算用的铅笔都被捏断了...也不知他们晚上在想些什么。
  一夜未眠。
  
  ——————————————————
  突然有了舍友的脑洞哈哈哈哈x厚颜无耻的又开坑了咳咳x
  好舍友真的很棒呀!天天一起gay里gay气互相拌嘴扶持hhh后面有些梗是和我舍友的x这个狗人是真的非常有趣哈哈哈哈,而且意外的感觉很适合卫非,就连夜码出来了hhhh
  ooc系我!单纯求个好玩甜甜的hhh原著向的想写又不敢下笔,等啥时候我把秦时和天九再看一遍找找感觉可能就有自信写了(那大概就是没有了哈哈哈哈x)
  是假车(?)!求那段小肉肉别举报!!!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