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上学月更)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弧很长,想法太多,会很慢很慢的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卫非】此间朝暮(12)

 #烟花bomm~
  

  “卫庄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明明已经安全接到红莲了,韩非的右眼皮却忽然条了两下,同时浓浓的不安涌上了心头。
  “嗯”卫庄握住了韩非的手,简短而有力的回答稍稍让韩非安了心。
  “我还是觉得让红莲他们呆在紫兰轩不妥...战略转移去L市吧?战火还未绵延至那里”韩非揉揉眉心,思索着接下来的每一步。
  “铁蹄未至,人心已散。何况流沙线人在s市手眼通天,L市却并无亲信”卫庄淡淡道。
  韩非闻言没有再说话,紧蹙的眉头也未曾放松,显然不是很赞成卫庄的这种说法。
  “其实那边派来的兵力很少,主要阻碍是——姬无夜...他应该很清楚紫兰轩是块硬钢板 ,但我们需要警惕芳岛那类的人”紫女打破了二人的僵局,淡紫色眸子中烟波流转。
  “芳岛是好人...她并没有伤害我”红莲仍试图为芳岛辩解。
  “我是指,她的能力,潜行和反侦察真是令人防不胜防呀”紫女摇摇头,打心眼里讨厌这个女人。
  “姬无夜现在不会以市长的立场对紫兰轩动手,除非他彻底不在乎舆论名声了”韩非笑了笑,眼里一抹精光溜过。
  那方面征讨的几个厂只是军工以及一些后勤类服务厂,韩非的一些民用厂和s市其他一些大亨的生意息息相关,若真逼急了,韩非并不介意拉着合作的几只老狐狸跳下这浑水。
  韩非在学术界也小有名气,联谊捐款活动他是常去的。姬无夜刚上任本就名不正言不顺,再对韩非这位好同志下手,恐怕又要成为众有识青年口诛笔伐的对象了。
  ......
  其中利害牵扯到许多,细细计较又是一番头疼。
  最终韩非仍是没让他们挪窝,只是紫兰轩外巡逻的人又增了一倍。
  夜幕初降,提前下班的工人们美滋滋的捂着热乎的红包,思索着这笔意外之喜该怎么花。
  他们踏着轻快的脚步离开,去了酒馆喝酒的工人还在大声的吹嘘着自己的手艺,殊不知从明天开始,他们将再也回不到自己熟悉的厂子了。
  安全起见,放火时他们还装模作样的救了一下,待火扑腾将厂子器械烧了个精光,韩非便在厂子前演戏,丧着脸吼着是谁要害他。
  不等姬无夜那边有什么反应,韩非又带着卫庄风风火火直接送上了门去,一到姬无夜府邸便作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大喊要姬无夜帮他查找真凶。
  呵呵,真凶?分明是贼喊捉贼!
  姬无夜气得牙痒痒,和韩非周旋着立刻派人去查,企图抓住韩非的尾巴。
  这事儿甚至惊动了据说已经熟睡的特遣官,连夜便训话姬无夜要求查个水落石出。
  姬无夜连连称是。哪曾想这么一查,线索却都指向了他的一位情妇。
  姬无夜无法,只得随便抓了个替死鬼,暗中吩咐尽快除掉韩非这个眼中钉。
  等这事儿不了了之,算是完美解决时,韩非仍是眉梢紧锁。
  上了车赶回家休息,卫庄一见没了外人立刻不老实起来,倾身半压在韩非身上将他吻得七荤八素“这件事办的不错,没有奖励?”
  韩非亲昵的扣住卫庄的手,回答却完全对不上“嘘...我在想,为什么行动那天晚上,特遣官来的那么快?还是一身正装打理得好好的...”
  “嗯。他住的驿馆在东城,时间不对”卫庄见韩非突然抛出了这么个严肃的问题,便起身认真的思考起来,只是牵着韩非的手一直没有松。
  “市长府附近,有没有其他办事机关?”韩非灵光一闪,拽了拽卫庄的衣角。
  “有,三七六号监狱,用于关押高层人士”对s市了如指掌的卫庄略加思索便回答出了这个问题。
  “哈,那就对了。我就说那套行头的规格有点高,不像半夜来见我这个小商人该穿的”韩非一拍手,在脑内细细整理着整个事件。
  到了二人爱的小窝,卫庄刚迈下一条腿,忽然脸色一沉拉住了韩非,扭头问司机“阿飞去哪了?”
  司机和守卫的轮值表是他排的,他记得一清二楚。今晚该是阿飞开车,而此刻是司机是和阿飞关系不好,调在暗哨当职的小丁。
  说时迟那时快,小丁面容狰狞唇溢黑血,竟是服毒死了,同时,剧烈的爆炸从房子内轰然而起,热辣的气流扑向了黑色中孤零零的车。
  韩非只来得及回眸看一眼冲天的火光,便被一股大力撞飞。热浪裹挟着死亡讯息将他们围追堵截,一片火热中,韩非感受到卫庄抓着自己的手还是凉凉的,他身上淡淡的薄荷清香也是...
  
  
  
  ——————————————————————
  承上启下√快乐埋刀。
  请小天使们看烟花呀~boom~二狗带着韩非飞啦~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