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巍澜】为君绽此生(中)

#赤花梗
#官方刀子吃多了?来吃点沈巍巍给小澜孩做的爱的蛋糕吧~♡
  
  
  日子转瞬即逝,沈巍将计划安排在了赵云澜生日的后一天。
  思来想去,最后沈巍还是决定为赵云澜做一个生日蛋糕,并定了一场盛大的烟火表演作为给赵云澜的生日礼物。
  沈巍依稀记得很久很久以前——那是被人遗忘了的曾经,自己生日时赵云澜亲手做了一碗看起来惨不忍睹其实没什么味道的面条,于是他就和赵云澜一起捧着碗坐在星空下面吃的津津有味。
  他当时就在想啊,以后他也一定要为赵云澜做一顿生日餐。
  等到了现代社会发现了烟花这种东西,沈巍又想,如果有机会,他一定要和赵云澜一起看一场烟火。
  当绚丽的火花在夜幕绽放,他将悄悄的给他一个吻,而火花的轰鸣足以掩盖住他急促的心跳。
  准备好材料,搅拌鸡蛋清、加入白砂糖...沈巍按照食谱一点点做着给赵云澜的爱的蛋糕。忽然手机屏幕一亮,是赵云澜打来的。
  “沈教授,我明天生日,准备办个请吃饭。也没别人,就我们特调处这几个,有空来吗?”
  “哦?明天是赵处的生日啊,当然有空,一定会去的”沈巍装作不知情的模样,一本正经的确认了。
  电话那头的赵云澜听着莫名开心,狠狠一挥拳头在空中比了个耶“行,那沈教授咱们明天见”
  挂了电话,沈巍嘴角悄然勾起一个弧度。他转身去冰箱里取了牛奶倒进容器,仔细将牛奶与蛋清搅拌在一起。
  粘粘稠稠的蛋清在筷子的搅拌下逐渐融入乳白丝滑的牛奶中,再被倒入心型的模具里...一切都井井有条。
  突然间,沈巍浑身一震往前倒去,无力感再次卷袭全身,模具被碰掉在他的手边,白花花的牛奶染脏了一片地板。
  这次赤花症的发作比前几次都要强烈许多,甚至心脏都是一阵窒息感。
  与厌恶相对的...是喜欢,所以是赵云澜对自己的好感更进一步了么?沈巍完全顾不上身体上的痛苦,躺在地上笑得愈发温柔起来。
  可笑着笑着,他的笑容却再也扯不出来了。那淡淡的玫瑰花香,越来越浓了,仿佛就在他鼻尖。视线也逐渐模糊,沈巍眨眨眼睛,却发现视野真的小了一半。
  休息半响总算恢复了点力气,沈巍抬起已被自己掐的布满红痕的手摸向右眼——柔暖细腻的触感,确确实实是开出了花瓣。
  遭了。
  来不及等到后天了。
  沈巍转动手腕给了自己一巴掌逼迫自己冷静,他不顾几乎瘫痪的身体,强撑起身去够放在台子上的手机。为了保持清醒与力气,他起先是咬破了舌尖,可后来舌尖那点痛楚也木然了,他便只能狠咬自己的手臂直至鲜血淋漓。
  好不容易拿到了手机,沈巍舒了口气,他修长的指节颤了颤,最终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
  “喂...是我,计划有变,立刻执行吧...我知道,就这样。嗯,辛苦了”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豆大的雨滴从开着的窗扉落入阳台,击打着芭蕉嫩绿的叶子。
  沈巍盯着划破长空的闪电,眸子幽深的仿若大海。
  由沈巍的几个得力手下动手,一切计划都在有条理的进行。不出半日,待沈巍稍稍恢复了力气能够行动自如,他便收到了手下发来的短信。
  计划的第一步完成了。
  距离特调处展开初步调查还有段时间,沈巍沈吸了口气,捡起掉落的模具收拾好地上的污秽。他重新拿出一份材料,围着围裙气定神闲的重新按照说明书开始做蛋糕。
  虽然明天他应该不能去参加他的生日排队了,但是礼物、心意绝不会缺席。
  夜幕初上,沈巍把做好的蛋糕打包好带到了早就联系好的快递公司,叮嘱他们务必明日小心送达。
  许是受了天气影响,特调处的行动比沈巍预测的慢了好多,于是他便呆在家里等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捧着一本古籍似看非看。
  “沈巍,你现在在哪儿?”电话铃响了,一接通那边便传来了赵云澜暴躁的声音。
  气得连称呼都变了。沈巍。
  沈巍脸上挂着那微笑的假面,他顿了顿回答道“我在家里,怎么了赵处,找我有事儿吗?”
  赵云澜没有再说什么,啪的一声直接把电话挂了。
  以特调查的情报来看,‘沈巍’此时就在案发现场不远,他作案之后匆忙逃走,虽聪明的掩藏了大部分的脚印,但泥土上还是留下了部分脚印与车辙。
  如果沈巍和往常一样,大大方方承认他在那儿,并且给出合理的解释,赵云澜是愿意相信他的。
  可他说他在家里。
  龙城的摄像头有拍到几个小时以前‘沈巍’开着他的爱车去了案发现场,并且并没有返回。
  呵,好一个他在家里!
  赵云澜一拳打在墙壁上,失望与愤怒溢于言表。他一直当沈巍是他的朋友,可现在这个朋友却无限接近杀人凶手!
  一起出外勤的大庆给他突如其来的暴躁吓了一跳,拉着楚恕之小声逼逼“我总感觉他和沈教授关系不太对,你看啊...”
  楚哥对大庆奉上一个酷哥白眼,直接走开再次去检查现场了,没有理这小猫的八卦。
  行至偏僻的树林,楚恕之本认认真真的检查着活动痕迹,忽然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他猛的一回头,瞥见那熟悉的身影,立刻恭敬的俯首致意“黑袍使大人,您怎么来了?”
  沈巍上前与他耳语一番,并没有过多解释,随即卸下化回自己本身的模样,退开两步挥出一道掌风袭向瞪着眼睛的楚恕之。
  “沈巍?你干什么!”赵云澜匆匆赶来,正好看见沈巍袭击楚恕之,他怒吼出声,快速冲上去接住被打昏的楚恕之,掏出枪瞄准一脸云淡风轻的沈巍。
  “干什么?如你所见,卑贱的人类终有一死,我只是帮帮他们快些实现”沈巍背对着赵云澜轻笑,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随即不作过多解释,掐诀准备瞬移逃走。
  赵云澜闻言气红了眼眶,一闭眼不再犹豫扣下了扳机。
  用着人类之躯的沈巍自然快不过赵云澜的枪,但就在弹壳穿透他肩膀的一瞬,阵法完成他也被顺利传送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赵云澜紧咬牙冠,气得恨不得立刻追上去并殴打沈巍。可眼下当务之急是看看楚恕之怎么了。
  赵云澜半抱着楚恕之一路拖回车上,火急火燎的赶回特调处。
  大庆帮着他把楚恕之搬着在后座安顿好,好奇的问道“怎么了,老楚这是被谁打了啊?”
  楚恕之同志睡的很安详,一点儿痛苦的神情都没有。而暴怒的赵云澜并没有搭理大庆,踩紧油门只管往前飙。
  大庆伸手去帮老楚检查身上是否有伤口,谁知摸了几下不安分的爪子竟然被捏住了。
  “哇,老楚,可以啊你,没事儿?力气真大,快点快点松手,我爪子都要断了!”大庆哀嚎着往一边躲。
  楚恕之愣了愣,想起黑袍使的叮嘱,神色复杂,但他还是松了手,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小傀儡,面无表情的说道“沈巍刚刚突然出现在那边树林要擦掉一个什么图案,我去阻止了他他就对我出手了。还好有小傀儡帮我挡了一下”
  这解释倒也还算合理。
  至少老楚人没事...赵云澜没来得及细想,松开油门扭头就骂“攻击被挡了你还晕?你是想吓死谁呢,什么时候这么弱了?”
  楚恕之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张了张嘴又乖乖坐好,没说什么。
  回到特调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破事太多赵云澜也懒得回那个荒无人烟的家了,便往沙发上一躺,叼个棒棒糖琢磨着沈巍的案子。
  琢磨着琢磨着,他渐渐睡着了,一觉就睡到第二天下午——这天他的生日。
  当他悠悠转醒,拿起手机一看居然已是下午了,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你们怎么不叫醒我,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去做呢!”
  “赵处,先别急案子,生日快乐呀...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想让你休息一下。楚哥和小郭去跟进案子了,林静在研究一款追踪地星人的机器...嗯,而且前几天我们就帮你向上面请好假了”汪徵捧着文件夹笑嘻嘻的向赵云澜汇报。
  其他人见赵云澜醒了,也纷纷过来道生日祝福。
  赵云澜揉揉头发笑了“你们跟我这么客气我都要不好意思了,那行,下午大家先忙那个案子,晚上带大伙吃顿好的!”
  “对了,这边有个快递,是给你的,自己拆吧”朱红把一个大大的快递箱递给赵云澜,赤红指甲在纸箱上掐出了几个痕迹。
  “哟呵,还有礼物啊?”赵云澜没注意到祝红的异况,笑嘻嘻的掂量了一下盒子解开了包装。
  一个长的还行的小蛋糕端端正正的摆在盒子中间,地下压着一张淡蓝色小卡片。
  赵云澜把卡片拿起来,娟丽的字体简简单单的写着“祝你生日快乐——沈巍”。
  就在目光接触到名字的一瞬间,赵云澜的笑容立刻消失全无,他一把揉烂了那张纸条按进蛋糕,将小蛋糕压的面目全非。
  “我去丢了。以后不要什么东西都往里面收,这种人送的蛋糕我赵云澜受不起!”赵云澜想到那横死的青年与昨晚他毫不犹豫袭击老楚的身影,面色愈发难看。他一把抓起蛋糕盒子,快步走出去丢到了最近的垃圾桶。
  众人噤声各有所思,受低气压音响都低着头各干个的去了。
  到了晚上,赵云澜按着他白日里的承诺带着特调处的众人去吃了海鲜大餐,一路上有说有笑,可不知怎么的气氛一直压抑着,活跃不起来。直到几个人喝醉了酒,斜倚着开起了没边际的玩笑,他们一行人才真正放松下来。
  窗外不知何时放了烟花,盛大而绚丽。在高档的酒店里隔音效果很好,几乎听不见轰鸣声,但醉酒状态的赵云澜还是注意到了在夜幕上绽放的美丽花火。
  烟花持续了十几分钟,并没有要停的意思,众人纷纷猜测又是哪家有了大喜事,一掷千金连放这么久。
  可天公不作美,倾盆大雨不约而止,将那烟火浇灭了七分,只剩一些可怜巴巴的小火花一冒头就立刻消失了。
  赵云澜盯着那天空中不时顽强一炸的小火星发起了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眶竟慢慢红了。
  特调处附近,失踪的沈巍披着黑色衣袍出现在了垃圾桶附近,他努力避开牵扯到伤口,躬身找出了被丢弃的蛋糕盒。
  这附近人少,丢的垃圾也少,何况这盒子亮晶晶的,很好找。
  蛋糕洁白的奶油已粘染上各种污秽,点缀于上新鲜的小番茄也已经缩水变皱,只剩一个包装盒还勉强能看。
  沈巍自嘲的笑笑,他右眼的玫瑰花瓣已经枯萎凋零一半了。
  雨水冰凉凉的打在他身上,他也毫不在意,只是在虚弱烟花的指引下遥遥看向了赵云澜所在的酒店方向,轻声道“祝你生日快乐,赵云澜”。
  烟花停了,雨还在下,一阵风掠过,巷子里恢复了沉寂,空无一人。躲在墙角饥饿已久的野猫颤颤巍巍爬上前去,舔了一口脏兮兮的奶油,似是感受到了甜美的味道,它幸福的眯起眼睛,混着雨水将蛋糕一口口的舔舐干净。
  夜深了。吃饱了的孤独猫咪溜回墙角缩成一团,回忆着仅有的温暖沉沉睡去。
  
  
  ————————————————————
  又是鸽了一万年才更。私设如山。
  原剧太虐了呜呜呜爆哭!!
  最近好烦,事情太多了(咳咳这也不是我拖更的借口x)世上沙雕千千万,其中杠精占一半hhh
  不知不觉这章居然就破四千了w还有章(下),不会像这次鸽这么久的√
  不过沈美人是真好看啊吐血都那么好看,他一定是神仙!嘿嘿嘿w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