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上学月更)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弧很长,想法太多,会很慢很慢的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原创]尽欢此生

#半武侠半童话(?)无脑小短篇。
  —尽欢此生—
#是给我老铁凉凉的!♡  
   春雷惊醒长空,夏雨细泽万物,秋风横扫荒野,冬雪描摹天地——世间千般,微凉且鲜活。
  正如有人曾说,生活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不如意和百分之一的小确幸组成的,但那百分之一的小确幸足以抗衡百分之九十九的不如意。
  但愿吧...女侠抬头看了看明亮的月亮,又低头看看水波中自己模糊的倒影,长叹三声。
    “嘿,小小年纪叹什么气呀?”腐朽的桃花树前忽然出现了个一袭粉衫跷着二郎腿的小妖。
  “我天...你你你,哪里冒出来的,你是神仙吗?”
  “噗嗤,不不不,我只是个小妖,桃花小妖”小妖笑着从空中蹦到女侠面前,以手中的桃花枝挑起女侠的下巴“问你呢,你叹什么气呀?”   女侠想了想,面色凝重的答道“一叹世道险恶,二叹人心叵测,三叹此生孤旅漫漫”
  小妖想起这人一下午在自己面前又是下河摸鱼又是偷看江湖画本,结合起她现在故作老成的话,不由得笑得花枝乱颤,直抖落一地桃花瓣。   “你又是笑什么?”女侠被她笑红了脸,叉腰瞪她,气鼓鼓的反问道。
  小妖学着女侠刚刚的样子沉思一番,随即挑眉大笑,丢给女侠一朵初绽的桃花“我呢,一笑美好永存,二笑善念盈月,三笑此程清风缓缓”   女侠把丢到自己脸上的桃花捧在手里,瞥了眼快枯死的桃树,闷闷道“你都快死了,怎么还乱丢自己的花啊,话真多”
  “什么丢,是本小妖送你的,今天你给我浇水了,这是回报,它会给你带来好运的。还有啊,你别以貌取树好不好,我这桃树可健康了,只是没必要体现出来”桃花小妖向着女侠翻了个白眼。
  女侠把那朵嫩粉的小花捧到鼻尖轻嗅——她是不太信花朵能带来好运这种事情的——嘿,似乎比普通的桃花要香好多!她嫣然展眉“谢了啊,小妖,等我下次来给你带两壶酒”
  小妖摆摆手,径直跳回树上去了。
  翌日,女侠启程出发,闯荡江湖。到了正午,她把桃花送给了一个对自己容貌不自信而哭泣的乡下姑娘。
    “喏,谁说你不好看的?人面桃花相映红,别哭了,这桃花会给你带来好运的”女侠笑着把桃花别到姑娘的发梢,虽然她不是很信,但美好的寓意传达一下还是很好的。
  姑娘长的其实很好看,出水芙蓉一般清丽,笑起来还有两个甜甜的酒窝。
  女侠看姑娘情绪逐渐稳定,满意的起身拍拍袍子准备离去。
  “稍等一下!谢谢大侠的桃花,也没什么好拿得出手的,就送你一壶我酿的酒吧”那姑娘飞快的跑回家里,拎出一个酒葫芦递给女侠。   女侠也不客气,笑嘻嘻的道了谢便拎着酒葫芦跑了。
  “小妖,小妖,在不在?我带了酒,咱们一起喝”女侠把酒葫芦举的高高的,差点被迎面跳出来的桃花妖撞翻。
  “你就用我给你的桃花换了这么个破玩意儿?”小妖怒气冲冲的一把抢过酒葫芦。
  那桃花是真的能给人带来好运,每一片都是她修为凝结成的,她靠桃花瓣感知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什么破玩意?这是好东西呀,小妖我跟你说,咱们赚大啦,那姑娘酿酒技术,一流!不信你尝尝”女侠以手扇风,作出陶醉的神情。
           小妖犹豫了一下,半信半疑的打开酒塞子浅尝一口。香香辣辣的感觉从舌尖绽放,一下就捕获了小妖的心。她还是第一次喝这种唤‘酒’的东西呢!
  然后呀,小妖与女侠喝的醉醺醺的,一起睡倒在桃花树前。清风吹不散浓浓酒香,月色似也陶醉在了这农家佳酿里,倾泻着柔和的岁月...    “不感觉亏了?”女侠笑着打趣她。
     “血赚!”小妖舔舔酒瓶,意犹未尽。       醉酒后情到浓时,两个姑娘便说起了心里话,一个吐槽江湖世事险恶,一个哭诉长岁孑然一身。
  两人抱作一团,又哭又笑,又喊又叫,癫疯异常,惊得方圆十里鸟飞兽散。
  夜色渐浓,女侠和小妖闹累了便相互依偎着沉沉睡去,空空的酒葫芦还被小妖握在手里,艳红的柳穗垂下沾起一点尘土。
  不远处,送给女侠酒的那个姑娘神色淡漠,不见丝毫白日里的撕心裂肺。她站立在万亩星辉之下,身披素色琉璃袍,发梢里插着那朵粉粉嫩嫩的小桃花,周身弥漫着淡淡的奶白色光晕。
  她缓缓尧起一勺坛中月光轻尝,随后哼唱着古老的歌谣升向空中。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她朝女侠与小妖那方位浅浅一笑,随即一挥衣袍,降下一片柔软月色为熟睡的一人一妖盖上。
  女侠睡得迷迷糊糊,隐约感觉有轻轻浅浅的声音伴着熏风传来,像是晚安二字的音律。她挠挠脸,大大咧咧的翻了个身抱住小妖,嘟囔道“晚安”。
  神女瞧他们那傻乎乎的样子甚是可爱,嘴角笑意更甚,便挽起袖子以月光凝成画笔,给世间再添千种风情、万般善意。
  第二日清晨,宿醉的两个傻姑娘趴在一起又是一顿哀嚎垂泪。
  “哇呜...头疼头疼,都怪你啦,拉我喝什么酒”小妖捂着脑袋泪汪汪的哭诉。
  “略略略,有本事...你说酒不好喝呀!”女侠迷迷糊糊的扶着桃花树爬起来,不甘示弱的喊回去。
  “哼,本,本妖不和你计较!”小妖也爬了起来,刚扶住桃花树便感觉有什么香香软软的东西掉到了脸上。
  “我的天呐,小妖你一夜间开了一树花?!”女侠抬起头,惊叫起来。
  “我,我开的花?”小妖也去看自己的本体桃花树,惊恐的发现经过一夜竟是盛绽了一树桃花。
  其实她的树本体确实快枯死了,多亏日月精华的培育才得以继续苟延残喘。
  阳光透过桃花瓣洒落在地上,散发着温暖的味道。
  小妖忽然偏过头去看女侠 恰巧女侠也在偷看她,两人盯了一会儿便齐齐笑了。
  “小妖,桃花真好看呀”
  “我也觉得...哈哈哈哈”小妖毫不客气是附和上。
  “诶、诶、诶,我有新三叹了!”
  “是哪三叹?”小妖好奇的问道。
           “一叹万物不息,二叹老友知心,三叹此生尽欢无憾。小妖,你觉得呢,我说的好不好?”女侠昂起头,潇洒的挥剑摆了个豪装的姿势。   “好是好,不过...如果我没记错,和昨天的对上,叠词呢?”
  “咳...我不管,一定是你记错了!”女侠一拍酒葫芦作威胁状。
  “你怎么这样啊,哼,我得罚你再给我带壶酒”。
           “我要是不呢,难不成你还能揍我?”
           “哈,挑衅吗,那我揍了哦!”
  就这样,两个调皮蛋又嬉笑怒骂起来,追逐着穿过丛林花间,激起一阵尘土。
       ......
            人生在世不过数载,便且哭且笑且歌且行,须随心、尽欢。
  春雷惊醒长空,夏雨细泽万物,秋风横扫荒野,冬雪描摹天地——世间千般,微凉且鲜活。已尽欢。

————————————
比起第一遍发给凉凉看的草稿改了好多,M一下,准备慢慢抄本子上寄给她♪啊,连这个我都能鸽五百年,我真苟啊hhh
乱写的脑洞,大概是想表达和老铁相处时那种皮皮又温暖的感觉吧hhhh辣鸡文笔,文不达意,就先这样吧。人生还长,我们可以慢慢皮hhhh
最后大声咆哮,我超级喜欢我铁凉!!!(嘿嘿反正她看不见,表白一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