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上学月更)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弧很长,想法太多,会很慢很慢的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卫非]此间朝暮(9)


#埋下地雷x
#村花韩·翠·非与霸道卫二狗(大雾)
 
  
  美好的时光在座钟的滴答间飞逝,黎明的到来也扼制不住黑暗的扩散。阴云布满长空,狂风咆哮着散布死亡的讯息。
  要变天了。
  韩非食不知味的吃下最后一口面包,用帕子擦干净手后起身意欲离开餐桌。摆在桌边的餐盘被衣摆碰落到地上,喀嚓一声碎成了几片。
  “徐管家,收拾”卫庄走到韩非边上,握住了他有些发凉的手。
  “是姬无夜?竖子何足为惧”卫庄把头压到韩非的肩膀上,猜测着他烦恼的源头。
  “他倒还好,我担心的是那个特遣官和芳岛...或许我应该早些去见见他。走吧,我们该出发了”韩非把像哈奇士一般在他脖子边上哈气的卫庄拍走。
  卫庄察觉到韩非的低气压,也不再去挑逗他,坐上车后只是把他手中拎着的档案袋拿了过来细细翻看。
  黑色的轿车穿过死气沉沉的街道,刚到紫兰轩便被另两辆着堵住了去路。
  “韩少,卫爷,姬市长想邀二位去府上坐坐,品品新茶”头发梳得油亮的青年从车上跳下来,对他们做了个请的手势。
  说是请,但韩非他们车子前边和左边都被姬无夜的手下挡住了,根本没有给他们拒绝的余地。
  “这一大早的喝茶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不过姬先生初任市长,是喜事,韩某确是该去道贺的”韩非轻笑起来,不动声色地把档案袋塞进车子的暗格里。
  韩非对着卫庄眨眨眼睛,捏了下他的手心,随后率先下了车。
  卫庄瞥了眼那油头青年藏在腰间已开了保险栓的手枪,露出了讥讽的笑容,随即也下了车站到韩非边上。
  “韩少请,卫爷请”油头青年分别向那两辆车躬身敬请,摆明了是要将他们分开来。
  韩非无所谓的怂怂肩,坐进了临近的那辆车。
  油头青年点了点头,扶住车门往里面迈步,却被卫庄一把扯了出去。
  卫庄一把捏住青年去摸枪的手,指节发力只听得卡吧一声,精巧的女士手枪就掉在了地上。
  “离他远点”
  “他是我的人”
  不等青年反应,卫庄便径直上了车坐到韩非边上。
  青年又气又惧,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捂着手腕坐了另一辆车。
  到了市长府前,一下车韩非就注意到门口还守了两个外邦人,其仪容仪表皆整洁肃穆,周身充斥着肃杀之气。
  韩非被油头青年领着经过那两人时笑嘻嘻的往他们那一瞥,谁知那小胡子外邦人直接握上了刀柄。
  然而卫庄比那小胡子更快,两根手指夹住到刀鞘一抽就将刀整个夺了过去。
  见状,一旁的另一外邦人瞪大了眼睛也抽出刀对准卫庄。
  领队的油头青年成心给他们下马威,站在一旁看戏,嘴唇翕动幸灾乐祸的不知在骂些什么。
  一抹寒光自韩非眼底滑过,转瞬即逝。他张大嘴故作惊叹,往卫庄身边又迈了一步“这就是姬市长的待客之道?韩某一介普通商人可受不起啊”
  卫庄平日里怕不方便未带鲨齿出来,如今难得碰到了刀,有些手痒痒。何况他厌恶这些人很久了。
  “咳,卫庄兄”韩非轻咳一声示意卫庄时候未到,话风一转却直指那油头青年“我与姬先生相识已久,如今姬先生却找了侵略的...人,在府前欺凌我与我的朋友,莫非姬先生是向着那边的?呵,却不怕天下人耻笑么?”
  油头青年脑子转的不够快,愣头愣脑的就答道“你乱说什么!这才不是我们老板找来的,是工...”
  “闭嘴!”一声怒喝从门内传来,话音未落便见姬无夜穿金戴银的走了出来,布满褶子的脸上堆着牵强的笑。
  “下人不懂事,素来听闻韩少心胸宽广,应该不会和他们计较吧?”
  韩非笑笑“那是自然。姬先生品行高洁,爱护百姓,嫉恶如仇,如今当上了这市长,真是民心所向啊,恭喜恭喜”
  句句反讽,绵里藏刀。
  姬无夜扯扯嘴角,不见丝毫不悦,他上前拍拍韩非的肩膀,笑道“韩少言重了。今天另有贵客相邀,先请进吧”
  韩非朝卫庄点点头,跟着姬无夜走了进去。外邦人与卫庄的对峙这才散开。
  韩非与卫庄随姬无夜进了办公室,推开金丝祥云描边大门便见一个奇怪服饰的坐在主位上,饶有兴致的看向韩非,他的边上站着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翻译。
  韩非微笑着向特遣官颔首以示敬意,卫庄则冷冷的看着特遣官,一动不动。
  “他为什么不鞠躬?”翻译在一边小心翼翼地传达特遣官的意思。
  “哈哈,我这朋友呢,黑帮混惯了,礼节这方面不怎么注意,还望勿要见怪”韩非弹弹卫庄的手背示意他别把什么想法都表露在脸上,表面功夫还是得做的。
  卫庄少见的没有响应韩非,只道一句“失陪”,便径直走出了办公室,倚在走廊的墙上等韩非。
  韩非尴笑着把手别到背后,清算着手上的筹码“大人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应该是有什么任务吧?”
  见韩非开门见山,特遣官也不客气,抬手吩咐翻译员为韩非倒了杯热茶,五指搭在桌上有一下每一下的敲击着。
  “姬先生,大人请您先离开,他只想和韩少谈谈”翻译员顶着副金边眼镜,彬彬有礼的对姬无夜作了个请的手势。
  姬无夜眼睛眯了起来,指节掐的泛白,但他忍了忍,没说什么便出去了。
  可姬无夜又不愿走的太远,万一韩非那厮哄得了特遣官的喜爱呢?那他可不好对付!
  于是乎,姬无夜选择——和卫庄一起等着门外面。
  过了几个时辰,就在卫庄准备韩非再不出来就进去劫人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了。
  韩非刚走出来,戴着金丝眼睛的翻译官便一把把门给撞上了,起先的文质彬彬现在是一点不剩了。
  韩非无视姬无夜,快步上前拉住卫庄就往外走。
  卫庄任他拉着,看他们这个样子也猜到了几分。
  他们的车子不在附近,估计司机以为出事就跑回紫兰轩找援助了。
  韩非一路闷闷的拉着卫庄乱走,嘴角招牌性的弧度都消失了。
  行至小巷拐角,韩非忽然感觉手中一空,回头去瞧已经不见卫庄了。
  他低头看着空空的手,空白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个表情——苦笑。
  可没等他想太多,一抹黑色身影又迅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毫不客气的捏了一把脸。
  “回神,给你买了苏记绿豆糕”卫庄把一个油纸包拍到韩非手上,呼吸微微有些紊乱。
  “卫庄兄,你特意去给我买的绿豆糕?”韩非还有些懵。
  卫庄伸手拍了拍韩非的脸“不然呢?刚刚拐角前左边二十三步再右拐就是苏记糕点铺,别告诉我你连这都没注意。我不管你们在里头聊了什么,我告诉你,他们初来乍到就想搞垄断,不可能”
  为了安抚韩非,可难为死卫小庄了,憋着憋着竟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放在平日里韩非肯定是要调笑一番卫庄竟会说这么多话,可这一次他只是叹了口气,连那绿豆酥的油纸包都没打开“不一样,没谈拢,有一点点问题...”
  卫庄还在猜测是不是那特遣狗提了什么刁钻要求,便听见韩非淡淡道“他要占我的厂子和机器养他们的牲口,还限制我三天内完成交接手续。明天,那些人就会到达,大军压境啊”
  卫庄低头想了想,是有点麻烦,然后他打开油纸包捻起一块绿豆酥喂给韩非,认真道“烧了吧”
  
  
——————————
最近沉迷楚留香醉生梦死 ,还是看见码字软件的数据才想起来我五百年没动笔填坑了咳咳...玩游戏本来不想那么肝的,奈何遇到了狗比,不捶他们实在难解我心头之恨!!现在想想真怀疑那群人是官方找来的托,逼我氪金爆肝hhhh还好目前的结果很棒,看到欺负我家小姐姐的人过得不好我就很开心了!!
感觉很对不起追文的小天使qwq从明天开始我不日更就吃...算了 这种flag不能立,一立肯定秒打脸hhhh不过我快A游戏了,以后会有大把的时间更文是真的√
悄咪咪说一下,后面可能不怎么甜了,不过糖还是有的hhh谢谢小天使们不嫌弃我更的慢qwq
借了民国的背景但时间线错乱,瞎编着玩的别当真hhhh当然了,肯定会参杂着某些我个人的想法的w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