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巍澜]为君绽此生(上)

#赤花梗
#帅算人物的,ooc算我的♪
  
  是夜。城市的高楼大厦遮挡了漫天星辉,路灯投下片片暖色企图给夜行的游子带来些温暖,但偶有汽车呼啸而过带起的尘土也在灯光下清晰可见,像飘雪了一般,倒更衬的孤寂。
  沈巍拎着公文包穿过昏黄的街道,皮鞋漫不经心踩过飘落在地上的树叶。他在想,赵云澜快过生日了,要送些什么好。
  疲惫感渐渐涌上他的四肢百骸,打断了他的思绪。
  沈巍眉间微蹙,有些疑惑的推了推镜框。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有多好,何况这么点路,即使是普通人也不会感到很累。是错觉么?
  沈巍停住脚步,右手凝聚出一个恰似星芒的能量团,用异能在周围探查了一遍。
  并没有什么异常的。
  未等他再细细探查一遍周身的情况,全身忽然失去了力气,一个踉跄便磕着墙壁滑到了地上。
  什么情况?沈巍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他挣扎着扶着墙想要爬起来,但即使指尖握的都发白了却仍没有成功。
  在地上躺了会儿沈巍觉得力气恢复了些,便慢慢的爬了起来。他捡起公文包拍拍,准备先回家再好好研究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手机这时突然响了,一闪一闪的屏幕上是三个他朝思暮想的大字:赵云澜。
  沈巍接了电话,即使知道对面的人看不见,嘴角仍是扬起了一个温柔的弧度“喂,赵处,找我有事儿?”
  “嘿呀,也没什么,只是这大晚上感觉阴测测的,我有些担心你”赵云澜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他给沈巍的手机开了定位,看他停在一个地方好久感觉不太对劲,就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平安。
  我有些担心你。
  沈巍嘴角的弧度又上扬了几分,轻笑道“我没事。赵处,虽然我是文人,但也是个男人,走个夜路能出什么事儿,嗯?”
  沈巍的声音本是清清朗朗的,很是好听,此刻拖着微微上扬的尾调,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惑。
  赵云澜咽了咽口水,暗骂这沈巍怎么这么撩人,他打着哈哈道“沈教授这么清、清,清...秀靓丽,万一遇到女流氓呢?哈哈...那啥,你没事就行,我挂了啊”
  “好。时候也不早了,赵处早些睡吧,晚安”沈巍挂了电话,总觉得身子又沉了许多。无法,他只得扶着墙一点点往回走。
  原先十分钟的路程,他走了大半个小时,而赵云澜也盯着手机上显示的位置看了大半个小时。等确认沈巍到家了他才躺下。
  沈巍晚上一夜都在查找他身体会这样的原因,连第二天的生物研讨大会资料都没看。
  古籍翻了一本又一本,枯燥乏味的知识使他更加疲倦,于是在月亮悄悄的躲到云层里去的时候,沈巍一头栽到桌子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沈巍是被赵云澜摇醒的。
  “喂喂,沈教授,沈巍,醒醒,醒醒...你再不醒我给你唱歌了啊”赵云澜两手箍住沈巍的肩膀猛摇,幸好沈巍没戴着眼镜,不然恐怕眼镜都得飞出去。
  这个程度的摇晃还不醒,那大概真的是只比死人多口气了。
  沈巍瞅着一脸紧张的赵云澜,有些发懵“你怎么在我家?”
  赵云澜怒急,把手机的通话记录举到沈巍眼前“你还好意思问我?你的同事打电话给我说你今天没去学校,连重要的研讨会都翘了,问我知不知道你在哪儿。打你电话你也不接!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算了”
  沈巍把自己的手机拿起来一看,两百多个未接来电,心中也是一惊。
  “抱歉,昨天可能太累了睡的有点死,没有听见铃声...”沈巍苍白的脸上黑眼圈甚是明显,十分憔悴的模样。
  赵云澜不信,直觉告诉他在沈巍身上一定是发生了很大的事情。
  顶着赵云澜怀疑的凝视,沈巍笑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打生物资料“昨天我熬夜把这些看完了,还想着今天研讨会能露一手呢,没想到睡过头了,真是有些遗憾”
  赵云澜把资料接过去,翻开随便瞥了眼,试探性的粗略问了几个里面提到的现象。
  沈巍对答如流。
  没办法,写这份资料的是他带出来的研究生,自然没有他不会的理。
  赵云澜勉强接受了他睡过头的理由,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念了好久要爱护身体别一心搞研究,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这类话。
  终于送走了赵云澜,沈巍开始一一给未接电话打回去简述今天没去的理由,并请了一天假。
  随后,他简单的吃了块面包就又扑到古籍上去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到日落西山时分,沈巍翻遍了所藏的所有地星古籍终于找到了几种相似症状的例子。
  一为,地星人孕期...什么乱七八糟的!沈巍立刻翻过去,假装没看见。
  二为,巫咒反噬。这个也不可能。沈巍很清楚自己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三,也是最后一种...赤花症。通俗一点说,得了这个病就是被花朵寄生了,花朵会吸收人体的能量并且从眼睛里开出来,然后宿体很快就会死掉。而治疗方法,是被所爱之人憎恨。
  沈巍起初只是淡淡一笑,认为自己应该是还没找到真正不舒服的原因。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奇怪的症状?他不完全相信科学,但他很相信自己对生物体的了解。
  然而到了晚上沈巍就笑不出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沈巍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玫瑰花的香味,但他找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没发现有这种香味的东西。最后他发现,这香味来自他自己身上。
  那是真的,他得了赤花症。
  沈巍一下子呆住了,他已经为未来计划了很多,但赤花症将一切都打乱了。
  沈巍沉默的躺到床上,黑暗中他可以清晰的闻到,那香味越来越浓了,而他的生命也在随之流逝。
  沈巍知道自己很爱很爱赵云澜,他的这一生就是为赵云澜而活的,他要守护赵云澜一辈子,他可以为了赵云澜死。
  但是他现在还不能死。如果他死了,就没人能保护他的小澜孩了。
  沈巍理智的把事件一点点的抽丝剥茧,在心里列出了一张清单。而这张清单的第一条,是让赵云澜憎恶他。
  幸好,只是让他憎恶自己,而不是要对他做些什么——沈巍笑了笑,伸手压住了有些悸痛的心口。
  这一夜沈巍又没合眼,他策划着一场于人于己都无害的、惊天阴谋。
  
  
  

——————————
大概会有上中下√疯狂开坑的我hhhh真香警告hhhh赤花症的梗是网上看到的,然后自动带入了巍澜jio得很棒~“赤亻花”中间那个好像本来是日文,看不懂就用单人旁代替了,然后又觉得怪怪的就直接叫赤花了hhh一句话的梗,加以乱七八糟的脑洞,会是一把非常好吃的刀子~(大概)
小澜孩指的可能窥视沈教授的女流氓 ,大概是我无误了哈哈哈哈哈(呸)视频我会看三遍,第一遍全程带着姨母笑各种cp脑补,第二遍认真看剧情,第三遍截图hhhhh说着说着情不自禁露出了一个痴汉的笑容x
私设是肯定有的,因为我镇魂还没补完(咳咳我怎么这么理直气壮x)时间线大概定在两个人还在互相试探的这种,黑袍使身份还没被发现√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