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瓶邪】与子成说

——与子偕老,闲话半生
——空巢老人瓶邪hhh
——时间线大概是‘三人帮’金盆洗手之后的养老生活
  
  
  杭州的夏季总是湿热湿热的,别看外头现在是个红花大太阳,可能过几分钟就能给你下场雨。
  吴邪倚在靠背上吹着半冷不冷的空调眯着眼看向门外,手摇一把老芭蕉扇等着被踹出去的王盟买冰棍回来。
  不知是经历了太多心老了还是怎么的,吴邪总觉得一闲散下来整个人都提不起什么劲了。
  胖子嫌他现在活的太平淡,打了个电话就扯着嗓子喊“天真无邪——大爷,听说你在杭州那边天天喝茶散步睡觉,就差溜个狗去跳广场舞了。”
  吴邪顺着他是话往下,乐呵道“小~胖啊,你这个建议我觉着挺好,但跳广场舞的技术需求太高了,我跳不来”
  “嘿,还有这说法?广场舞有什么技术需求,不就是伸伸脖子蹬蹬腿?等再过个十年,胖爷我绝对是广场舞池中最靓丽的星啊,大妈们看见我肯定个个是春心荡漾...啊呸,我要大妈春心荡漾干什么”
  “你不懂,据说现在广场舞大妈的基础动作是太空漫步和机器舞...”吴邪端着一派高深莫测的神情,说的跟真的一样。
  “我呸,完了,天真同志你变了,才多久不见你就变得这么能扯蛋了!”胖子在电话那段痛心疾首的叫了起来,脸上伤心的表情要多真有多真,还好吴邪看不见,不然他怕自己真的要忍不住抽胖子一下。
  两人又东扯西扯聊了会儿,一直到吴邪把棒冰都啃完了才挂了电话。
  吴邪把棒冰棍丢进垃圾桶,瞅了眼太阳也快落山了,便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家去。
  懒腰伸了一半,吴邪突然想起一件大事。于是立马扭头,虎视眈眈的盯着王盟“给小哥的棒冰呢?”
  王盟委屈巴巴的看着他“老板你刚刚不是就让我买两个吗,你吃了一个,我也吃了一个,没了啊...”
  “我那是一时口误,你都不知道我要养这么一个大男人有多累。也快到下班时候了,你就不知道买三个吗?”吴邪想起自己确实只让他买了两个,但他存心逗王盟玩,便露出万恶的资本主义的嘴脸,叉着腰模仿那些街头恶霸。
  王盟嘴角一抽,无奈道“老板,就算我买了三个,你打完电话回到家也化了啊”
  “嘿,胆子大了是吧,还敢顶嘴?小心我扣你工资”吴邪扯出一个狂拽酷霸吊炸天的笑容,两根手指虚空一夹,假装自己手里捏着根尼古丁,淡淡的吸了一口,又吐了口气,注视着什么都没有的空气好像在看自己吐的烟圈。
  得嘞,这回模仿的是霸道总裁。
  王盟:...老板又犯病了。
  非常熟悉吴邪套路的王盟选择无视,快速收拾好东西就推着吴邪出来锁门走人。
  吴邪暗叹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好玩了,于是对着夕阳抬起头以45°明媚而又忧伤的角度仰望天空。
  没人看他表演,吴邪很快就失去了继续当戏精的性质。他哼起小曲儿,迎着夕阳的余晖大步向前。路上偶有认识的人朝他打招呼,他也笑笑,热情的回应。
  经过一家蛋糕店时吴邪略加思考就转了进去,挑了两块布朗尼打包带回去给小哥。
  小哥对甜品的喜欢出乎吴邪的意料,他一直以为牛逼到小哥这个境界的强者应该已经不喜欢人类的事物、甚至可以辟谷了。
  小哥第一次对甜品展露出兴趣是在吃棉花糖的时候。
  那天晚上吴邪拉着小哥一起看鬼片,买了一堆临时屯在桌子前,其间吴邪拆了袋棉花糖,他聚精会神的看着鬼片,结果还没吃几块就怎么摸都摸不到了。
  一扭头,吴邪就撞上了小哥那双亮晶晶的眸子,吓得他还以为真的见了鬼了。
  后来经过多次摸索,吴邪发现小哥似乎最喜欢的还是这个甜到发腻的可可布朗尼蛋糕。
  噢对,忘了说,小哥现在是‘无家可归的小白菜’,在和吴邪同居中。
  吴邪拎着蛋糕走到家门口,钥匙插入还未转动便闻到了一股好闻的菜香。他动动鼻子嗅了一下,觉着应该是烤了鸡翅,高兴的开门速度都变快了。
  橘黄色的夕阳透过玻璃正好撒在餐桌这一片,衬得一切都有一种令人舒服的暖色调。吴邪和小哥相对而坐,一边吃晚饭一边聊着些无关紧要的琐碎小事——吴邪负责说,小哥负责点头。
  吃到最后一块鸡翅,吴邪慢了一步晚伸了筷子。就当他悲痛欲绝悔不当初的时候,小哥却抬头看了看他,把鸡翅夹到了他碗里。
  外酥里嫩的鸡翅泛着一层淡淡的金色油光,光是摆在那里它的香气就让你无法抗拒。用筷子一戳,滋,冒出了点点油星融入饭中...好看极了,好吃极了!
  吴邪乐得直接扑上去亲了小哥一口。
  夜幕降临,吴邪和小哥看了会儿CCGV的财经养猪频道就睡了。作为一对懂得养生的空巢老人,他们已经很久不熬夜了。
  小哥仗着自己有麒麟血睡的肆无忌惮,完全不担心有蚊子叮。吴邪为了得到‘血脉庇护’一缩再缩,最后干脆整个人都贴到了小哥身上,这才逃脱了蚊子的围追堵截,沉沉睡去。
  小哥感受到身上多出了个‘挂件’,嘴角悄然攀上一抹笑意。他翻了个身把吴邪搂在怀里,捏了两把吴邪的小肥脸才闭上眼睛重新睡去。
  波澜不惊的普通的人生活虽然单调无趣,但恬静且幸福着。他们不用再担心一大早起来就要面对一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还可以抱着喜欢的人睡到自然醒——天下难道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小哥的内裤仍是印着可爱的小黄鸡,吴邪的内裤则自欺欺人的印着一个‘攻’字,后来在小哥的威胁下也改成了Q版小黄鸡,不过小哥的小黄鸡呆毛朝左,他的朝右。很明显的是情侣内裤。
  和他们一起在网店定做内裤的胖子被他们秀的牙痒痒,他至今还单身呢!
  后来啊,胖子纠结来纠结去还是点一个很小清新的图案,淡蓝色的布料上只印着几片云彩。
  吴邪起先想笑他这个老猥琐居然选了这么个图案,当真不像是用来做内裤文印的。但他一细瞧那图案,立刻噤了声,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什么都没说。
  世上从来都没有什么放下,有的只是释然和隐藏。
  最后的最后,吴邪又翻起一切故事的源头——他爷爷留下的笔记,念及他们一起经历过的奇妙的诡异的幸福的事情,感概万千唏嘘不已。
  小哥一把丢过来一个枕头,正中吴邪“到点了,睡觉”
  吴邪乖乖爬过去躺下,过了好久又嗡声嗡气的说道“想想过去的经历真的有些梦幻,有时候都怕现在这种祥和是一种梦幻,我只是在做梦...就是庄周梦蝶那种,小哥,你懂的吧?”
  小哥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下,又把吴邪往怀里搂了搂“现在就很好,别想太多”
  吴邪感受着小哥的温暖,揉了揉脸,绽放了一个傻里傻气的笑容“是呀,现在就很好”
  ...
  现在就很好,我们能哭能笑能唱能叫,我们鲜明的活着。我们和喜欢的人过着舒畅的日子,没有太大追求和抱负,只愿一日三餐柴米油盐,共享朝朝暮暮,共话琐事家常,现在就很好。
  
  
——————————
喜欢盗墓笔记好多年了!第一次看盗笔好像还是我小学的时候,总感觉一下子我就长大了哈哈哈哈x因为盗笔还认识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人hhhh非常感谢三叔,带来了这么棒的作品!
想写瓶邪很久了,但是又怕ooc,写不出那种感觉orz昨天又看了看今年三叔的更新,突然就觉得瓶邪非常适合那种老夫老妻的状态,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hhh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