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卫非]此间朝暮(夏日番外 1)

#番外,夏天日常1,棒棒糖+婴儿车
#和前文关系不大,只是突然有了这个脑洞hhhh才不会承认其实是玩了一天没码字准备用小甜饼日常混过去呢w咳咳
  
 
  夏夜的城郊,月光倾泻千里赠予一切生灵浅浅的银辉,为孤寂披上一层温暖的外套。
  蝉儿不知疲倦的唱着生命的赞歌走向死亡,噢当然,他们吵得韩非恨不得他们立刻去死...
  韩非与卫庄脱的精光(单纯的是因为太热了)躺在凉席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那双常年持枪握刀的手正拿着把芭蕉扇给韩非扇风。
  夏天的特产啊,无非是很热,冰饮、烦人的蝉鸣...还有非常多的蚊子。
  蚊子!韩非突然想起来自己‘被请去国外做客’时和自己可爱的舍友的精彩·输出全靠吼·打蚊子历程,迷离的眼神又聚集一点“打蚊子...大事啊,今晚不打明早凉,全是包啊全是包...那时候我和子房宁可不睡也要把蚊子消灭干净的...”
  “我们总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一旦发现,‘嗬啊,快打!!快,蚊子就在我面前’...啊!卫庄兄你打我干嘛”
  韩非兴致勃勃的模仿着当年他们的吼式打蚊子法,那语气实在是模仿的既着急又紧迫,仿佛真的前面有只蚊子。结果话音未落,他挥舞着模仿的手就被卫庄狠狠一掌拍住,红了一片。
  卫庄:......没听清,理解错了。
  “我又不是蚊子”韩非翘在卫庄腰上的腿故意用力一压,以此报复刚刚那一下被打,并且不忿的补充了一句。
  天气燥热,纯纯的报复行为也很容易被误解...或者说,是刻意生理误解。
  “我是”卫庄没头没脑的这么说道。
  听得韩非一愣,他是,是什么?...蚊子?????
  然而韩非的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
  卫庄一改扇扇子时的纯情乖巧,猛的一个翻身就将韩非压在身下,展开了攻势。
  重重蝉鸣千般吵,难盖房中万点娇。轻拢慢捻抹复挑,横冲直撞细碾磨,月色润光肤盈露,红痕紫印亦欢笑,良宵缠绵至朝霞,恋恋不舍含睡去。心心相印体相连,人间更复何求?

  
  
——————————————
巨大的·毒蚊子·卫二狗,一晚上‘叮’了一次又一次,惹得韩非对着他又拍又挠,此为‘打了一晚上蚊子’。
婴儿车虽然一如既往的小,不过大概挺详细的,该做的都写到了咳咳。
明天正常更,不鸽了hhhh也许糖分要变少了咳咳...还有小天使记得这文结局是什么吗?(眼神暗示)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