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卫非]此间朝暮(3)

  
  回国后的第二日,韩非在s市的第一大歌舞厅办了场接风宴,一是为昭告昔日熟人,他已经回来了,二则是借着宴会之名邀了全s市的绅士名流,见见面联络联络感情。做生意呐,总得有些好伙伴。
  韩非不在的那三年,其资产都是卫庄的人在帮忙打理,虽不至于败落,但到底没韩非本人经营的好。
  然而在韩非首次想要查账时,卫二庄非常豪气,大手一挥就让人把他名下所有资产的账本都搬来了,在韩非家客厅的桌子上堆得像座小山。
  他还故作矜持挺直着脊梁骨,压住上挑的眉梢,淡淡的说了句“查吧”然后往那一坐,等着韩非了解他的金库有多么庞大。
  “卫庄兄...我只想要我自己的那点账本”韩非嘴角抽了抽,上前艰难的试图从那堆本子里找到他的那个小薄账本。
  “从昨天开始,这些也是你的了”卫庄眯起眼睛,不明白为什么韩非经历了昨天的坦露心意和鱼水之欢还要和他分得那么清楚。
  资产突然膨胀的韩非一时语塞,好半饷才接道“听说即使是夫妻也要分婚前财产和婚后财产的的,在婚姻法里...”
  卫庄闻言皱起了眉头,陷入沉思。
  就在韩非以为卫庄是不明白‘婚姻法’和一些其他先进名词是什么意思,准备给卫庄详细科普时,卫庄突然一抬头,认真的看着韩非“嗯,是我考虑不周。婚礼事宜给我一点时间”
  韩非无奈扶额“卫庄兄,我说的重点不是这个”
  “难道还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么?”
  “...”韩非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反驳。
  紫兰轩是卫庄的产业,韩非是卫庄的好朋友(小娇妻)。
  一听闻卫庄与韩非关系居然好到直接将紫兰轩包出去了一晚上,当地名流皆是摩拳擦掌,期待着这场接风宴,想通过韩非攀上卫庄这棵大树。
  韩家原本是s市的第一世家,根基深不可测,虽然现任当家昏庸软弱只知玩乐,但经济实力仍旧不可小觑。
  可惜韩非不喜欢那个家,早早就断了与家里的一切联系——除了他的宝贝妹妹红莲。以至于一些s市的后起之秀或是他处来的富商军阀都不知道韩家其实有个二少爷,只道他是个普通的有钱人。
  当夜,给韩非敬酒套近乎的人数不胜数,更有几个心思活络的直接带了自家精心打扮的女儿赴宴,意在让年轻人们‘认识认识’。
  卫庄不喜欢太喧闹的场景,在韩非发言完后他就果断且飞快地躲到了二楼的办公室不再出去了。
  厚重的墙壁将西洋乐器的华丽舞曲与人群的欢声笑语阻隔在外,只偶尔会泄露一两个音符进去。
  暗紫色描金窗帘长长的拖到云纹赤红地毯上,静谧幽暗的房间里显出一种莫名的冷静自持之感,就像卫庄本人的气质一样。
  卫庄翻了翻案卷,又擦擦枪消磨时间,过了许久实在没事做的他又打开了案卷...
  他在等宴会结束,带韩非回家。
  红木门扉被有节奏的被敲击了三下,两轻一重,随后一道紫色的妩媚身影闪身进了房门,大大方方的按下了房间内水晶吊灯的开关。
  “你就这么放心留他一个人在下面?”紫女眼眸含笑渐渐走近,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别样风情。
  卫庄把视线从看烂了的案卷上挪开,不动声色的问“怎么了?”
  “呵~也没什么,只是那些贵小姐为了争夺韩小少爷的舞伴权,好像已经明争暗斗得不可开交了呢~不知道谁会胜出”紫女婉转含魅的语气中分明含了许多幸灾乐祸的成分。
  果然,此话一出卫庄就坐不住了,立马黑着脸往外走去。
  紫女步伐款款,并不跟随卫庄下楼,而是不快不慢的走到二楼舷窗,向下张望。
  看样子那几位小姐的口舌之争已经结束了,毕竟是大家闺秀,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也不好真的大打出手口出恶言。
  恰巧舞会的中场休息结束,多种乐器一齐再次奏响浪漫之章。那位略压群芳的千金小姐提起鹅黄色裙摆,天鹅般骄傲的顶着满场女孩子的嫉妒走到韩非面前——
  卫庄停住了下楼的脚步,青筋暴起,身子左倾死死捏住了楼梯的扶手,紧紧顶着韩非和那姑娘的一举一动,眼睛里迸发出野兽猎食般的神色。好像只要韩非一伸手搂住那姑娘与之共舞,他就会立刻杀了那个姑娘。
  韩非全然没有注意到这边杀气毕露的卫庄,绅士的略行鞠躬,伸出手主动邀请。
  就在那姑娘即将把戴着纯白冰丝手套的手放入韩非的手里、卫庄的鲨齿蠢蠢欲动之时,一道粉红的靓丽身影破门而入,直直冲向韩非“哥哥哥哥哥哥!!!”
  高傲的鹅黄裙子姑娘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红莲直接岔开顶替了位置,而韩非也完全忽视了他,喜不自胜,张开手臂将红莲拥入怀中“红莲,好久不见!”
  刚出鞘的鲨齿被按了回去。
  

——————————
星期六去旅游景点真是个错误的选择啊orz排队两小时体验一分钟 ,我恨嬉戏谷!
果然还是宅在家里比较舒服(咸鱼瘫)
看文的小天使们要记得早睡!早睡早起身体好!熬夜伤身脱发变光头(pei)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