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上学月更)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弧很长,想法太多,会很慢很慢的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花貂]铁血战神的绝世娇妻(9)

#一半正文,后一半算是儿童节的糖hhh2.0版本的结局,与前文内容无关,我单纯的想发个糖w

  “牡丹的凋零并不意味着死亡,而是来年的新生——”一声略带调笑的声音传来从边上传来。
  花木兰眉头皱起,下意识的把手探到背后去摸刀,可一摸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身上原先的东西都被小侍女拿走了。可仍丝毫不敢松懈,绷紧了肌肉盯着的那个缓缓走来的男人。
  “啊哈,这不是名动四方的玉环姑娘和痴情种花将军么?我们今日在此相会,真是有缘呐”男子打量着亭中的二人,宽大繁重的紫色袍子在高温下显得不合时宜。
  “放宽心放宽心,在下明世隐,并非有意偷听二位谈话。只是听闻此处牡丹最为艳丽,前来观之一二”明世隐耸耸肩一摊手表示友好。
  花木兰见他虽行为异于常人,但神态动作都并无敌意,于是收回审视的目光,解除了戒备。
  “阁下方才说,牡丹的凋零意味着新生?这个说法倒是有趣,可否与我说说,为何如此呢?”杨玉环对明世隐的到来显得兴致盎然,纤纤玉手将飞扬的发丝拢至耳后,莞尔一笑,对着西侧略一拱手请座。
  明世隐毫不客气,点头致意后欣然上座。
  花木兰并不非常喜欢音律,对声音的鉴赏也仅仅是听得见而已。现下她见杨明二人大有一番要促膝长谈的意味,连忙告辞准备溜走。开玩笑,她可不想像傻子一样尴听。
  “花将军请稍等,在下有一言欲相告”明世隐忽然起身拦在花木兰面前,动作快到花木兰都没反应过来。
  他究竟是谁...不,他究竟是什么人!一滴冷汗自花木兰脸颊滑落。
  “卦象上说,您红鸾星动,祸起东方,难终场。至于天下局观,由于您的牵引,紫薇错位,天府将倾。若一意孤行,恐国之上下皆要受了牵连。还望好自为之”
  明世隐幽冥一般附在花木兰耳边如是说着,随后又快速的坐回位子,开心的与杨玉环聊起天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花木兰瞪大眼睛瞧向杨玉环,难道她没有感受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么?即使明世隐再快,也不会没有注意到吧?!
  杨玉环对花木兰的注视回以一笑,挥挥手,随即又投入到和明世隐的谈话中去。
  明世隐抬起头,笑容真真切切的呈在阳光下。
  可花木兰就是感受不到一丝真切或真诚,那个笑容在她眼里是充满神秘和其他宗教色彩的。
  全国受到牵引...好自为之,又是什么意思呢?花木兰挠挠头,随即甩甩胳膊快步离开了明世隐的视线范围之内。
  呵,也太看得起老子了。还我牵动国运,没了我,不还有那个荒淫的上将军吕布么?——连花木兰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只见过吕布几次,但她看吕布非常不爽,抛开政界不谈,仍是疯狂的想喷他。
  看着不爽归不爽,但花木兰也清楚吕布是有几分实力的,不然女王也不会将他拜至上将军。
  哼,有实力又怎么样,美女在怀白日宣淫衣冠禽兽人面兽心...(以下省略一千花花的贬人词汇)
  命运的齿轮悄悄转动,神算子明世隐的警告也阻挡不了天定。

————↓儿童节份的糖————————
 
  
  
  
  晚饭后貂蝉与花木兰携手漫步于山间,待夜色稍至,共赏流萤群星争辉。
  兴致浓了,花木兰便脱下宽大的袍子铺在地上,与貂蝉一起躺下以便更好的欣赏夏夜美景。
  因着地方有限,二人靠的紧紧的,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温暖的体温。
  “花木兰”
  过了许久,貂蝉忽然偏过头望着身侧的花木兰,一字一顿的念道,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
  “嗯,我在,怎么了?”
  花木兰睁开眼睛,捏了捏貂蝉有些冰凉的手掌。
  “花、木、兰——哈哈,没事,只是在想,这个名字怎么这么好听呀”
  貂蝉调皮的冲花木兰眨眨眼睛,化被动为主动,顺势牵住了花木兰的手。
  “貂蝉家的人,名字能不好听嘛”
  “貂蝉家的人,是谁呀?”
  貂蝉明知故问着,只等着花木兰亲口说出那个答案,心里像是偷吃了蜜一样甜。
  “是花木兰。花木兰是貂蝉家的,貂蝉也是花木兰家的”花木兰笑嘻嘻地答道。
  两人就这么简单可爱的聊着,像孩子似的极为幼稚的在月光下宣誓着、感受着、爱恋着。
  没有了金银珠宝,没有了大小仆役,脱去了高官尊享的华袍尊衣,普通人貂蝉与普通人花木兰就地躺在朴素的外套上,却比前半辈子任何时候都要幸福。
  “木兰呀,你会不会后悔?若是不弃兵权,也许现在你已经...”
  “嘘,说什么傻话呢”花木兰略带不悦的打断了貂蝉的话“兵权能比得上你吗,你可是世界珍宝诶——我后悔什么?血赚好不好,还好我抓住机会了”
  “噗嗤,这么说,我是世界珍宝,那你就不怕我只是喜欢战神花木兰这个虚名,你辞官了我就不喜欢你了?”貂蝉坏坏一笑,撑起脑袋,饶有兴致的等待花木兰的反应。
  “若是喜欢虚名,你也不会从暄宇国万万人民的公主变成——我的小公主”花木兰挑眉,将貂蝉这略有挑衅意味的话语记在了心中的小本本上,只等着日后讨回便宜。
  “小公主?为什么要加个小?怎么,看不起我貂蝉嘛?信不信我揍你哦”貂蝉凑近花木兰的脸颊,亲昵的用鼻翼轻轻蹭过去。她脸上狡捷的挑事笑容明明白白的彰显着她不甘只和花木兰躺着看星星的意图。
  “揍我?好啊,我也想看看,阿蝉要怎么揍我”花木兰觉得被貂蝉鼻翼触碰到的地方温度直线上升,会心一笑后手掌一翻腾身直接将貂蝉地咚。她有力的双手限制了貂蝉的活动范围,二人的距离一减再减。
  “君子动口不动手——我要开动了”话音未落,花木兰便覆上了貂蝉娇软的唇,霸道的展开掠夺...
  夏夜流萤不知数,春宵此时千金度。但闻丽人喘魅柔,笑似银铃还沾露。笙歌次伏未止歇,月儿羞得作云掩,日初仍续,嗓哑还休,无限旖旎风光,只教二人晓得。
  昏睡前,貂蝉攀着花木兰的脖子,笑吟吟的再次问道
  “花木兰,你这名字怎么这么好听呀?”
  “因为花木兰是貂蝉家的”花木兰回完话,在貂蝉额头上印上一吻,就此与貂蝉相拥,沉沉睡去。
  
  ——————————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因为我喜欢你。
  为什么花木兰名字这么好听呀?
  因为花木兰是貂蝉家的♡
  ——————————
  不能开车,就以简略文笔一笔带过啦w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