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花貂]铁血战神的绝世娇妻(7)

  
  宾客散去后,吕布搂着貂蝉嘻嘻哈哈回到了卧房。门口的小厮们会心一笑,识趣的远离了房间,到一旁聊八卦去了。
  不曾想房内却是另一番光景。
  起先吕布还牵着貂蝉的手吹嘘着自己的英雄事迹,情到浓时他眼神迷离,一把将貂蝉拉入怀中,想要亲吻貂蝉。
  貂蝉脸上依旧是那完美的笑颜,眼中却有泪花闪烁。这一次她没有再拒绝,贴着身子迎上了那个吻。
  即将亲到时,吕布却忽然停了下来。他的眼神渐渐恢复清醒,愣愣的为貂蝉拭去眼泪“你哭了,为什么?”
  貂蝉这才意识到自己没忍住泪水,连忙把头别过去努力控制自己的情感。
  “我可是上将军,喜欢我难道就这么让你为难吗?!”联系起日前种种,吕布怒急,举起手却始终没忍心打下去,最后只是一挥手,将桌上的酒樽果盘尽数扫去。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貂蝉毕竟曾是公主,受尽千般宠爱,而控制情绪毕竟是难事,仍忍不住连连落泪,最后呜咽不成声,只是捂住脸掩耳盗铃不让吕布看见。
  “是因为他么...为了他你能如此殷勤,甚至献出自己?!他究竟有什么好?...貂蝉,我就是那么不堪的一个男人么?!”吕布扯下貂蝉挡住脸的手,连声质问,声音中止不住的气愤还有...悲凉。
  十几年前,当吕布还是小孩子时,两国还(表面)和睦相处没有敌对。
  吕布的父亲曾出使暄宇国,顺便带自己的儿子见见世面。也就是那一次,吕布遇到了他命中的劫数——貂蝉。
  幼时的吕布不喜欢国宴上的气氛,就偷偷溜出了大殿,结果这一跑就迷路了。
  他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听到一阵女孩清脆如铃的笑声。他悄悄躲在树后循着声音望去,便见年幼的貂蝉在河心亭翩翩起舞。
  河中盛绽的荷花也不敌她倾国容颜,天地都只沦为配角。忽然,那位跳舞的小仙子回过头,看了一眼吕布所在的位置...
  后来,吕布知道了那位仙子名唤貂蝉,是暄宇国的长公主。
  再后来,一位自称青霞的女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舞着水袖,美若仙人。
  其实在貂蝉第一次献舞时吕布就认出她了,只是他不愿点破。
  这么多年过去了,貂蝉一直是吕布心中的白月光、朱砂泪。貂蝉不愿意,他自是不愿逼迫貂蝉接受自己的。
  而两人数天以来的微妙作秀关系就在今天被打破...
  貂蝉在他叫出自己名字时惊愕的抬起眸子看向他,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她一直以为自己演得很好。
  良久,吕布颓废的坐到床边,他看着自己历经风霜的手,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不会伤害你...但我不会帮忙。我爱你、也爱我的国。”
  貂蝉至此仍是没想起曾经遇到过的那个小小少年。对于吕布的爱她不明所以,只是将头压得更低,哽咽着向吕布道谢。
  花木兰究竟有什么好?
  貂蝉说不上,但情弦已动,她是真的载在花木兰手里了。
  怪只怪造化弄人 、月老乱点鸳鸯谱,她们在错误的时间遇上了错误的人。
  阿轲虽说着要带露娜回去审讯,但其实她心里明白,骄傲强硬如露娜,是绝不可能从她嘴里翘出些什么的。
  但起先被问及“貂蝉”时露娜表情的小小扭曲,已经透露了许多耐人寻味的信息。
  花木兰沉默了很久,也没有听阿轲的话先回去,而是一路跟随阿轲把露娜押回了秘密地牢。
  花木兰一直沉默不语,完全没了平日的果敢飒爽。
  阿轲送花木兰走的时候,试探性的问道“貂蝉卧底的身份已经确认...你还有找她的必要吗?”
  花木兰步伐一顿,拳头握了又松,良久,她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不管她是谁,她...是我的。”
  闻言,阿轲皱起眉头,对这个回答十分不满意。她上前一步挡在花木兰面前,几乎是质问的口吻“一个细作,潜伏在高级军官身边,你应该知道这是多大的威胁吧?难道你要为了一个女人背叛帝国和女皇?”
  花木兰张口想要反驳,可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如此沉默,很像是默认了。真的是...一点也不像花木兰该有的样子。
  阿轲一愣,随即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一把扯住花木兰的衣领,声音陡然飙升“花木兰,你他妈的是认真的?”
  花木兰眼神躲闪,并不直面阿轲的询问。
  “我希望你清醒一点,她从头到尾不过是在利用、玩弄你的感情!你这个白、痴!”阿轲怒极,掰过花木兰的头迫使她直面自己抛出的问题。
  “...”
  花木兰没有出声,似是彻底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直到阿轲以为她僵化出什么毛病了,她才木讷的说了一句“我累了...明天再说吧...”
  随后,不等阿轲再作何反应,花木兰便依着路子,流浪人一般失魂落魄的游荡回去了。
  到了府邸,花木兰一头栽倒了床上 从头沾到竹枕起就陷入了深度睡眠。
  她真的很累了,极度疲乏的大脑不愿再去想任何事情,现在,她需要静静睡一觉。
  一片黑暗中,忽然响起了阵阵轻快动人的乐曲。
  花木兰的眼前浮现出一片桃园,她循着声音缓缓前进,越过长亭回廊, 她看见了她朝思暮想的姑娘。
  貂蝉身着淡粉舞衣,水袖漫挥搅动一池春色,美艳不可方物。
  花木兰迫切的冲到她面前 伸出手想要将她揽入怀中。
  忽然,眼前的一切都破碎殆尽,桃园春色不复存在 取而代之的是黄沙漫天、尸体遍地的战场。
  花木兰看见昔日的自己舞着重剑迅如雷霆劈开千军万马,意气风发的指挥手下攻入敌国王城、摘下了城门上的金色牌匾。
  敌国将领的尸首被踩在脚下,经历鏖战后正心神倦怠,花木兰愣愣抬头,便见貂蝉不知从何处出来。
  貂蝉冷冰冰的拿着剑看向她,语气满含凄厉与怨恨“花木兰,你亡了我的国家...因为你,我什么都没有了!”
  随后,貂蝉举起那闪着寒芒的剑,步步逼向花木兰。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奇怪的是,她甚至闻不到周围死人该有浓稠鲜血气味。
  花木兰丢下手中的剑,看着貂蝉靠近,竟有一种释然的感觉。当貂蝉举剑刺向她胸膛时,她出人意料的——无视了那柄剑,直直抱住了貂蝉“你还有我...”
  ...
  梦醒了。
  清晨的阳光照进屋檐,没有给花木兰带来一丝温暖。  



——————————————
日常搬冷cp粮hhh存稿快吃完了(望天)嘤嘤嘤要是有画手太太吃这对粮就好了qwq我笨拙的文笔根本写不出她们的好orz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