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上学月更)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弧很长,想法太多,会很慢很慢的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卫非]此间朝暮(2)

  包扎完伤口,卫庄就依着韩非坐了下来,听韩非说这三年在国外的生活趣闻。
  可绕来绕去,韩非始终没有透露问题的核心——为何他三年前不告而别?
  卫庄不耐烦的打断了正在讲‘猫咪的正确撸法’的韩非,欺身上前直逼那双含笑的桃花眼,寒芒乍露“离开的理由?”
  韩非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抿了一下,但随即就恢复了玩世不恭的轻松姿态,他推了推卫庄,顾左右而言他“卫庄兄,你靠我这么近很容易让人乱想诶。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卫庄面无表情的答道“是又如何。所以,离开的理由?”
  韩非这下可真顾不上隐瞒了,瞪大了眼睛瞅着卫庄。
  要知道三年前卫庄这死傲娇不论是开玩笑还是正经聊天,从来都没有承认过他喜欢他啊!顶多是红个脸,偶尔还会恼羞成怒把墙拍个大洞...诶,往事不堪回首啊!
  “你真的是卫庄兄?不会是假冒的吧”韩非说着就伸出手去捏卫庄的脸,像是要看看有没有人皮面具这么一回事。
  卫庄不悦的挥开韩非的爪子,暗道这厮在国外呆了三年胆子倒越发大了,竟然敢对自己动手动脚...虽然,放任一下可能也不错?
  “咳...其实我三年前不小心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情,‘那些人’怕消息流出去,就暂时切断了我与外界的联系了。哈哈,说来也蛮好的,还免费出国旅游了”韩非清了清嗓子,轻描淡写的描述了那场诡异且长达三年的失踪。
  卫庄盯着韩非看了良久,倏尔垂下眼帘掩藏万千思绪,朝茶杯呵了口气晕开一片白雾,并没有追问什么,只是淡淡说了句“知道了”
  韩非飞快的眨眨眼睛,把眼前的卫庄与记忆中三年前的卫庄比了又比,这才确定,他确实是改变了很多“卫庄兄就不好奇吗?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啊,比如‘那些人’是什么...”
  韩非在回来的路上就想好一套非常完美的太极迂回·瞎扯式理由,可没想到卫庄仅用三个字就打乱了他的一切说辞。
  “你不愿说,我也会查。目前,我确定一件事就够了”卫庄顿了顿,迎上韩非疑惑的眼神接上了下半句“我不会再让你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这句话卫庄语调仍是淡淡的,但十分笃定,类似于山盟海誓的那种,可韩非听得只是一阵苦笑。三年未归,他确是不知卫庄的势力发展到了何种地步,但有些东西绝不是个人的力量可以阻挡的。
  “你知道现在的s市是什么地方么?”卫庄不确定韩非在畏惧着什么,但他有相信,没人能抢走他的东西。说话时他始终注视着韩非的神色,眼睛亮晶晶的,像小朋友一般在寻求夸奖。
  韩非透过窗户向往张望祖国的大好河山,略加思考“略失主权的华夏富饶之地?”
  “不,这里是我的辖区...”
  韩非歪着头,不明所以。
  “我的意思是,至少在这里,没人动得了你”
  噗嗤...韩非一下笑开了怀,卫庄兄这言词简洁、甚至有些硬邦邦的话,稍微往深沉一想就是在宣誓主权外加炫耀一番嘛。
  心情一好,韩非又忍不住的皮,他笑吟吟的搂住卫庄,指节暗示性的隔着衣料拂过卫庄宽阔的胸膛,玩笑的语气问着“包括卫庄兄你吗?”
  “不包括。你是我的,在哪里我不能‘动’你?”语罢,三年的孤寂与韩非的有意挑逗混合在了一起,融汇成一种无法言说的感情。顺其自然的,卫庄吻上了那朝思暮想的人。
  唇齿交缠,情丝相结,打打闹闹多年又经了三年分离的他们,终于在久别重逢的这一天双双坦露了心意。
  一吻终了,韩非几乎整个人都窝到卫庄怀里了。
  “卫庄兄太狡猾了——这个吻是计划好的吗?一下子把我搞得很被动啊”韩非搅玩着卫庄银白色的头发,对自己突然成了受位有些郁闷。
  “不是”
  “谁管你是不是,给我亲回来”韩非板着脸,装出凶巴巴的样子,试图挽回些什么。(挽回攻的位置吗?不存在的hhh)
  “好”
  得了允诺,韩非高高兴兴的扑上去,再续缠绵。
  阳光透过窗户撒在他们喝过的杯子里,映出点点碎金。水面起伏一二,氤氲水汽还未散去就被情到浓时的二人不小心碰翻了,清香的茶水便顺着桌子滑落,融入二人交缠的衣衫...
  
  
  
——————————
收到了好多评论超开心!!!
我有这么这么——————————————————————————————————————喜欢你们!
今天是儿童节,给小天使们发糖啦!!hhh
这篇纯属cp脑洞,除了民国的大背景其他都是瞎扯的,不用太在意w看建党伟业和建军大业看得我老泪纵横,既心酸又无奈还有点热血(?用词不准确,但大概是这个意思)本来还有个卫非黄埔军校毕业后对立的脑洞,类似相爱相杀那种?x但是太容易涉及政.治立场的问题还是算了(望天)
妈诶不知不觉就逼逼了一堆w总之,接下来会连更四天,不辜负小天使们的期待~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