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花貂]铁血战神的绝世娇妻(3)

  刘备眨眨眼睛,突然就吻上了孙尚香,趁着孙尚香还没反应过来,他立即将孙尚香打横抱起,头也不回就往外面跑。
  纵使孙尚香再生气,还是被刘备给哄回去了。
  至于回去后刘备会不会被打?这个就不关花木兰的事咯~
  孙尚香的到来倒是提醒了貂蝉一件事,明天,就是上元节了。
  按照习俗,这一天人们会将愿望写在花灯上,再将花灯置于水中,让它们顺水流走。相传这样就会获得神灵保佑,愿望成真。
  猜灯谜亦是上元节的一个热闹活动,百年传承下来,为无数才子佳人牵了红线。
  这么好的机会,貂蝉怎么会错过呢?
  花木兰最受不了女人撒娇,何况是貂蝉这种又漂亮做饭又好吃的女人。
  于是她们愉快的达成共识——一起去看花灯吧~
  貂蝉特意挑了情侣装,她一袭粉衣温婉动人,花木兰则褪去盔甲,青衫印竹内敛锋芒,俊俏非凡。
  上元节的庙会,人自是极多的。为了防止貂蝉被人流冲散,花木兰索性将貂蝉护在怀中,在人海中杀出一条路来。
  灯火朦胧,映得花木兰的侧脸都有些不真切。三分严肃,七分温柔。貂蝉一时看失了神,痴痴的微倚在花木兰的胸膛,任凭她带着走。
  原来花将军还有这般温柔的一面...貂蝉看着花木兰认真的侧脸,情不自禁的笑了,眼睛弯成了一轮好看的月牙。
  换下盔甲的花木兰整个人的感觉都变了,从前她是执掌生死的冷血将军,而现在,她却似二十四孝好丈夫,温柔体贴,给人以安全感。
  花、木、兰,真是个好听的名字~貂蝉感受着花木兰手心传来的温度,只觉得心都化为了一汪春水。
  往昔花木兰对自己的照顾亦涌上心头。
  “貂蝉姑娘,花灯,给你”
  花木兰的声音拉回了貂蝉的思绪,她一面轻唤着 ,一面将桃红色的花灯递给貂蝉。
  貂蝉接过,转过身背对着花木兰,提笔想写些什么,却发现心中第一个浮现的愿望不是成功复仇,而是...白头偕老...
  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手一抖,笔便啪的一下摔到了地上。
  不等她蹲下,花木兰便抢先一步将笔拾起并交给了她
  “喏,写吧。别担心,我不看,我知道愿望看见就不灵了”
  花木兰扬起一个爽朗的笑容,自己遮住了双眼。
  看着如此可爱的花木兰,貂蝉感觉鼻子有点发酸 ,心中愈发纠结惆怅。
  貂蝉轻咬嘴唇,许久才提笔在花灯上写下了两行楷体小字...
  “我写好了,我们去放花灯吧”想到接下来的计划,貂蝉勉强笑着拉起了花木兰的手,走向河边。
  貂蝉行至水边才放开了花木兰的手,她蹲下,缓缓将花灯送入水中。再静静的看着水波一圈圈漾开、花灯慢慢漂向远方...
  异变突生!
  只听得一声叫喊“杀人啦——”人群中便炸开了锅。
  数十个个持刀的黑衣人从人群里窜出,直奔河中心的游船。他们刀上的血还热着。
  而花木兰和貂蝉,恰巧在黑衣人到游船的必经之路上。
  花木兰神色一凌,即刻挡在貂蝉身前,抽出佩剑拦住逃跑的黑衣人。身为将军,这种事她当然不会坐视不理。
  激斗数个回合,黑衣人已倒下四个。
  花木兰舞剑如龙,虽被围攻但仍不落下风,游刃有余。
  看似轻松,花木兰内心却已掀起惊涛骇浪。若是没猜错,先前杀死的那四个只是探测自己实力的棋子,真正的高手还在周围,且不止一两个。今日,未必能安然而退。
  不可恋战。
  她似乎,很在意身后的那个女人...黑衣人交换了下眼神,齐齐攻向手足无措的貂蝉。
  
    花木兰注意到黑衣人攻击对象的转变,眉头渐渐蹙起。
  她是习武之人 ,便是受些伤也别无大碍。但貂蝉不一样,柔柔弱弱的小舞姬,若是伤到了哪里,说不定就小命不保。
  手腕发力劲达剑锋,连式平剑击退周身敌人。花木兰后退一步,紧紧拉住貂蝉的手,试图找机会先行将她送到安全地带。
  按理说这些黑衣人杀完人应是急着逃走,且估算着王城守卫稍后便能抵达,不会久战。
  花木兰故意留出空档,不动声色的略微转移整地,以便黑衣人乘势而走。
  出现暴乱,她在场自是要管的,但王城治安有问题可不是她的责任,为了别人的问题而伤到了自己的人,实是吃力不讨好。
  黑衣人们看了看河中的游船,又打量一番有意退让的花木兰,攻击放缓了许多,渐渐只维持着基本的防卫。
  在黑衣人统领凌空一跃直奔游船而去时,花木兰亦将攻击全收,长舒口气,挽个剑花准备就此停手。
  未曾料及,就在黑衣人统领跃至空中时,却突然转身向着花木兰的心口掷出了闪着寒光的银针!
  好在花木兰久经沙场,什么阴招没见过?随即转变剑势挡开了横飞而来的银针。
  而在击飞银针的那一瞬间,一个黑衣人以鬼魅身形闪至花木兰背后,闪电一般刺向了花木兰的心脏位置。
  距离花木兰十分近的貂蝉一个激灵,奋不顾身地挡在了花木兰前面。
  妈的...
  虽不知身后的具体情形,但根据剑气花木兰大概可以猜到一二——她最不愿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说时迟那时快,花木兰猛然松开了握着剑的手,反手抱住貂蝉,力灌足下臂膀发力,一个旋转将她与貂蝉的位置反转。
  貂蝉紧闭双眼等待着,但那预期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
  她掀开眼帘,入目的是幽幽江水,其中的花灯不知为何暗淡了许多,一片死气沉沉。
  发生了...什么?貂蝉的心脏跳得快极了,像是要蹦出来一般。
  此时她与花木兰背靠着背,且花木兰的双手将她桎梏的死死的,让她动弹不得。
  花木兰的手...在抖?是...是我的错觉吗,怎么可能...那可是战神花木兰啊——貂蝉自欺欺人的想着。
  “在那边、在那边!”
  “快!包围江岸!”
  “快点,别让贼人跑了...”
  一众侍卫叫喊着从远处赶来,甚是喧闹。街道上孩子遗落的漂亮油纸花灯,被其中一个匆忙的侍卫一脚踩碎,陷入泥中失了原先的靓丽。
  见王城侍卫赶来,黑衣人不再拖延,齐齐跳入水中,潜逃走了。至于想上那河中游船,不过是个幌子。
  黑衣人们尽数退去。
  花木兰紧勒着貂蝉的手松了松,她侧过头,在貂蝉耳边小声说道:“别怕,没事了,现在很安全”
  貂蝉瞪大了眼睛,隐隐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不等她作出回应,花木兰便顺着她的脊背滑落...倒在了地上。
  貂蝉转身,只见花木兰脸色苍白、几乎透明过去,那袭青衫亦染上了血色,一大片嫣红发黑的血迹遮掩了原先挺拔的翠竹图样。
  “花、花木兰...花木兰?”慌乱、害怕、痛苦...各种情绪同时涌上心头,貂蝉连忙蹲下去摇晃失去知觉的花木兰。她的泪珠止不住的往下掉,随后消融在了花木兰衣服上的血中。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