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上学月更)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弧很长,想法太多,会很慢很慢的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花貂]铁血战神的绝世娇妻(2)

  随着时间的推移,侍妾们的手段越来越‘高明’,这会儿给食物里下点药,那会儿半夜三更爬上花木兰的床。
  更有甚者打听到了花木兰的行程,提前躲在温泉里,等花木兰下水了就突然冒出来,作出一副惊慌娇羞的样子。
  当时花木兰被她吓了一跳,还以为遇到水鬼了,眼疾手快啪的就是一下,直接把人打晕了。
  待看清那人是自家侍妾,花木兰呵呵一笑,把她拖出水裹上衣服便丢在地上径直离开,顺便叮嘱手下在外面看着,什么都别做,侍妾什么时候醒就什么时候把人接回去。
  花木兰都要疯了,气疯的。要不是她无论干什么都喜欢多留个心眼,恐怕那些戏精侍妾早就探查到她的秘密,报告给她们上头的人了。
  被侍妾们无穷无尽的‘偶遇’‘巧合’惹毛了,花木兰一拍桌,行行行,你们慢慢玩,老娘不奉陪,去军营了!
  当侍妾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花木兰已经潇潇洒洒的走了。即使她们有天大的本事,这手也是伸不到军中的。
  貂蝉对此有些惊讶,那些侍妾的资料她都看过。虽然比不上自己,但也确实有几分姿色,怎么这花木兰一个都不接受,逼急了还跑去军中受罪?
  虽说花木兰已是将军,有自己的专属营帐,但军中一切从简,不论其他,单是伙食便比府中差了几个档次。何况花木兰治军从严,自己以身作则,从未让手下外出去帮她单独买食物,都是与将士们一同吃喝。
  诶,真讨厌——亏得自己准备了一场好戏,现在观众走了,再演也没什么意思了。貂蝉叹了口气,慢条斯理地梳着自己的头发,忽然另生一计...
  翌日清晨,花木兰正在军中巡视 ,忽闻哨兵来报“将军,有一女子求见,说是您府上的貂蝉姑娘,特来送饭慰问”
  “嗯?”花木兰眉头微皱,军营离自家府邸可不近,如此大老远的找过来送饭,莫不是在府中受了欺负?
  是了,她初来乍到、又没有势力护着,混在一堆戏精中难免会被欺负。也怪自己思虑不周,离开前仅仅叮嘱管家好生照顾 ,忘记许她个麻利的小厮照看着些。心下懊恼,便停下脚步改变方向,吩咐道“带她到我营帐去”
  貂蝉今日未化妆,只是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带的菜式亦十分普通,都是平常人家的吃食。
  花木兰见了貂蝉便觉眼前一亮。和那些浓妆艳抹的侍妾们斗了一番时日,这朴素的模样简直不要太可爱!好感暴增。
  貂蝉对着花木兰伏了伏身子,知道花木兰不喜虚礼,便不再多言语,乖巧的抽出食盒第一层递给花木兰。
  花木兰接过食盒,只见里头简单的呈着一笼包子,没搞什么华而不实的花样。拿起一个包子咬上一口,皮薄多汁肉嫩 ——人间美味!!!比军中随行厨师做的好吃一万倍!!!
  “将军,这包子是妾身自己和面做的,不知是否符合将军胃口?”貂蝉站在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花木兰脸上的神情,脸上写满了讨好。
  “符合,你做的很好吃”花木兰扬起眉毛笑了,眼睛弯成了一个月牙。就冲着这厨艺,也值得供着!
  花木兰思考了一下,缓缓问道“貂蝉姑娘,你是否愿意来军中,偶尔、指点一下随军厨师?有报酬的那种。若是不愿,花某也不强求,当赠予千金、助姑娘早日寻得良人”
  貂蝉上前一步,轻柔的拍了拍花木兰的手,笑得温婉“将军说得是什么话呀,貂蝉是将军的人,当然任凭将军差遣。别说是指点做饭,便是其他什么——”
  说着,貂蝉顺势倚在了花木兰怀中,暗示性的在花木兰手中画着圈圈“貂蝉,也都依着将军~”
   “啦啦啦啦~木兰,本大小姐来找——你、你、你们?!”孙尚香的到来打破了这暧昧的气氛。
  因为性格上的某种相似性(?)花木兰与孙尚香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孙尚香常常往军营跑 ,看望花木兰。日积月累地便和哨兵混熟了,加上‘将军的好朋友’这个身份,便再无人拦她。
  主要是花木兰平常表现得太不近女色了,士兵们普遍认为自家将军是gay,于是都不像其他将军的手下那么邋遢 。至少每天坚持洗干净脸、擦干净手脚,万一哪天就得将军青睐了呢?花将军那般威武俊朗的人,可是许多少年心中的梦想。
  既然将军是gay ,府上的舞姬来送个饭肯定不会发生什么的~哨兵这么想着。
  假如哨兵知道花木兰和貂蝉在里面干些什么,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敢随便放人进去啊!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在干嘛!”香香的视线在貂蝉胸上打了个转儿,脸立马红了,叉着腰 ,大有一副捉奸的即视感。
  花木兰想说点什么,又一时想不到能说什么,便一个健步冲上前把营帐口的香香拉了进来,防止士兵们听到了瞎想。
  “回大小姐的话,将军有意留我在军营中相伴左右,我们只是在商讨相关事宜”貂蝉笑盈盈的对着孙尚香伏了伏身子,语气暧昧,眼神还一直粘在花木兰身上,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她们间有些什么。
  “...”这下花木兰真是百口莫辩,何况貂蝉说的是真的,只不过语气很容易让人瞎想就对了。
  “哼!”孙尚香不再搭理貂蝉,扭过头看着花木兰“大白天的,要节制!”
  (花木兰:我不是我没有orz)
  花木兰拿起桌上的茶杯,想装作喝茶掩饰尴尬,没想到一拿茶杯,空的。算了管他呢,反正不是真要喝。于是花木兰拿起杯子‘一饮而尽’,还故作湿润了喉咙,轻咳两声。
  孙尚香不知道杯中无水,貂蝉却是知道的。见花木兰如此模样,貂蝉险些笑出声,没想到这个花木兰如此有趣~
  “香香,今日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花木兰的神智渐渐清醒,忆及孙尚香来时那么开心,想必是件好事情。
  “明天就是上元灯会了,本大小姐想找人一起去嘛,现在来看,是我找错人了”孙尚香小嘴一撅,摆明了是生花木兰的气了。
  花木兰正思考着怎么给孙尚香顺毛,却听得哨兵来报,说是刘备求见。
  孙尚香一听是刘备,气不打一处来,便抢在花木兰之前开口“他来干嘛?不见,别放他进来!”
  哨兵看看孙尚香,又看看花木兰,有些为难。虽说大家都知道孙尚香是将军的好朋友,但也不能代替将军发令呀,何况外头那位还是她男人,万一小两口子吵架,以后和好再怪罪下来,他可担不起啊。
  花木兰对着哨兵眨眨眼睛,手一挥示意哨兵去带人来。
  刘备也是个聪明的,一路上都在向哨兵打听孙尚香的状态,听说香香直言不见,自是知道香香还在生气。
  于是到了主营帐前也不进去,就在门口叫唤着“香香,老婆,媳妇儿,小甜甜,我错了,跟我回家好不好”
  孙尚香不理,他就不停的叫着那些肉麻的称谓。逼得孙尚香忍无可忍,一把掀开营帐拽住刘备的衣襟“刘玄德!你昨天喝花酒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我是你的老婆、媳妇儿、小,小甜甜?!”
  刘备连忙摆手“那我也没想到会在那种地方遇到你啊...疼疼疼,媳妇儿别揪我耳朵我错了,昨天真的只是朋友强拉我去的,我想陪他们喝两杯就走的”
  孙尚香松开了手,笑得温柔“昨天我明明就看见你是一个人,你的朋友都先走了?行,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哪个不长眼的朋友,敢强拉我孙尚香的男人去喝花酒?”
  

————————————

刘备:我...我说是白起和钟馗勾着我去喝花酒的你信吗
  
————————————
高产是不可能的hhh吃存稿使我快乐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