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上学月更)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弧很长,想法太多,会很慢很慢的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卫非]此间朝暮(1)

#民国私设,时间轴不存在,ooc算我的甜算人物的
#过程甜甜甜,虐了我是狗。BE
#主cp卫非,黑老大(划掉)军阀少庄x留学归来的资本主义贵公子非
  
  
  “卫老大,最新消息,韩非少爷回国了!已经回到他的私人宅子了”
  敲门声打破一室寂静,未等卫庄允诺,那高兴过度的毛头小子竟是直接推门冲了进去,急切的嚷嚷着。
  卫庄擦拭着枪柄的手略一停顿,抬眸淡淡的撇了那急躁的小子一眼。
  明明是暖春五月,那小弟却被卫庄看得一个寒颤。
  遭了,坏规矩了!小弟心中一惊,急忙跪下请罪,哪曾想一向严律手下的卫庄竟没在意他的错误,起身径直走了出去。
  卫老大的嘴角似乎...隐隐有上翘的样子?小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忙整整衣服跟着跑出去,帮卫庄安排出行事宜。
  至于是要去哪儿?嘿呀,可不是去韩少爷的府邸嘛!若是这点眼力都没有,在卫老大手下做事是要凉的呀。
  韩非斜倚在二楼窗口,含笑看着那挂着熟悉车牌的黑色轿车停在了楼下。他一身私人定制的高级衣物好不华贵,且随着留声机的雕花喇叭倾泻而出的婉转清亮的乐声断断续续的哼唱,整个人都透着浓浓的资本主义气息。
  卫庄一进门就被训练有素的老管家请上了二楼,在那儿韩非早已沏好了一壶热茶等着他。
  “你知道我会来?”
  卫庄朝韩非挑挑眉,上挑的尾音中分明还蕴藏些别的什么情绪。
  “如你知道我回来了一样。卫庄兄,这么久没见,你不该先欢迎我一下?”韩非挥退了仆人,笑嘻嘻的搭上了卫庄的肩膀。
  “也对。恭喜你没死在m国,还知道回来”卫庄看着韩非搭在自己肩上的胳膊,既不推开也不回应,像个旁观者似的。
  “卫庄兄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啊”韩非亲昵的揽着卫庄坐到沙发上,乖巧的端上一杯茶。
  卫庄接过那杯茶,拇指不动声色的在韩非摸过的地方轻轻摩挲,略饮一口润了嗓子,神色稍微放松了些“此次回来,有什么打算?”
  “我近期有两个目标,一是把三厂规模再扩两倍,二呢——找个意中人结婚”韩非翘起二郎腿,拾起盘中下人剥好的冰镇荔枝丢到嘴里。
  意中人、结婚...
  卫庄脸一黑,竟是把杯子捏碎了,碎渣渣擦着掌心掉到地上,泛着一滩嫣红。
  “卫庄兄!”韩非给他这动静吓了一跳,虽说这第二句话就是存心逗逗卫庄的,可真没想到反应会这么大。
  韩非急忙跑到抽屉边去找止血的药和绷带,然而没跑两步就被卫庄按住了。
  “我是习武之人,没那么娇贵”卫庄把划破的那只手甩甩,面无表情,好像受伤的人不是他一样。
  随后他把那只手握起来,声音也如一汪死水,冷冷的说道“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找你的意中人了”
  三年前B市局势动荡,卫庄为了护住特别容易惹事的韩某,几乎夜夜是枕着枪握着鲨齿睡在韩非家——外面的车子里。
  结果韩非这厮有一天不知使了什么法子竟是直接去了m国,事先没有和任何人说。连卫庄这个刎颈之交都是在他走后才被管家告知的。
  卫庄等啊等啊,终于等到了韩非回来,可这人一回来却说要找什么意中人结婚?当真是气炸了,*****,走了。
  “诶诶诶——卫庄兄卫庄兄别激动,我逗你呢”韩非连忙扑上去抱住卫庄的细腰往里拖。
  “放手”卫庄皱起眉盯着韩非。
  “不放!我们都三年没见了就不能好好叙叙旧嘛!”韩非不为所动,死死抱住。
  “...”卫庄心情极差,伸出手就去拉韩非。
  哪曾想韩非灵活的像只猴子,立马松手一齐去抓卫庄那只受伤的手。
  只见细小的口子布满的那双大手,一道蜿蜒三四厘米的深口子像蜈蚣一样趴在掌心。
  完了,捏得这么用力,真的的生气了!韩非开始后悔刚刚自己为什么要皮那么一下了。
  “已经很严重了!快过来,给你包扎”
  “不要”
  “卫庄兄——我的好卫庄兄,三年前我不告而别是有原因的,我...”
  “不想听”卫庄嘴上抗拒着,脚却死死的黏在那儿,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来包扎嘛——”
  “留着给你意中人包扎吧”好了,说来说去醋王卫还是暴露了生气的原因。
  韩非眨眨眼睛,噗嗤一下笑了“卫庄兄可不就是我意中人嘛...这样,我要帮我的意中人包扎伤口了,您看可以行个方便吗?就借用大忙人卫庄五分钟”
  卫庄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节,耳根慢慢红了,嘴不饶人,却还是任凭韩非拉着过去包扎了,只是道“油腔滑调”
  
——————————
卫非太好吃了嘿嘿嘿w
顺便悄咪咪说一下,我还吃紫莲,这篇里面的设定是歌舞厅老板娘兼职杀手紫女x纯真可爱大小姐红莲

评论(1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