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上学月更)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弧很长,想法太多,会很慢很慢的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花貂]铁血战神的绝世娇妻(5)

  花木兰已经脱离了危险,但失血过多导致她面色苍白,嘴唇也还泛着不正常的淡紫,看起来异常虚弱。
  貂蝉做到床边,小心地为花木兰拢了拢被子。她伸出手,轻轻的握住花木兰有些冰凉的手,十指相扣。
  花木兰昏睡着,貂蝉就注视着,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许久。
  像是想到了什么,貂蝉忽然一个战栗,她猛地松开了手、弹了起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真的爱上花木兰了吗?貂蝉咬着嘴唇,一遍遍的质问自己。
  这样算什么?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父皇与母后、还有那些无辜被屠杀的百姓?!不可以呀,貂蝉,不可以爱上不该爱的人的...
  国破家亡那日的场景涌上心头,貂蝉的拳头默默握紧——灭国之仇,叫她怎能不恨!
  现在敌国的战神就躺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她是那么的虚弱,只需要在她纤细的脖颈上稍稍施加那么些力道,她就完蛋了、下地狱去见那些被她杀死的人了。
  鬼使神差的,貂蝉的手悄然攀上了花木兰的脖子。
  杀了她、杀了她!没了战神花木兰,这个国家的损失将是不可估量的。
  它将兵心不稳、它将社会混乱、它将像自己的国家一般,被吞并,最终灭亡!
  等她死了,自己也立即自杀,如此一来,责任和爱情都圆满达成了——一个声音不断的在蛊惑着貂蝉,似乎她杀了花木兰就是最佳选择。
  貂蝉的手慢慢收紧、却又很快触电一般缩了回去。
  貂蝉捂住眼睛阻止眼泪流出。她悲哀的发现,面对花木兰,她是真的下不去手。
  短短数日的相处,她已将真心托给她了、只想和她悠悠然过一辈子。
  这次刺客来袭,只是她安排的苦肉计罢了,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彻底消除花木兰的怀疑、让她爱上自己、为自己所用。
  可机关算尽,到头来却把自己陪了进去。这算什么呢。貂蝉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心中无限凄凉。
  花木兰忽然眉头紧锁,似乎是梦到些不好的东西。她薄唇轻启,微弱却坚定的说着“貂蝉...没事了...别怕”
  貂蝉见她这样,愈发难过了。花木兰是这样温柔、善良的人呀,若是知道自己一直都是在演戏,她会怎么看自己?她会嫌弃自己吗?一定会超失望的吧!我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得到她的爱啊...
  貂蝉又在花木兰身边坐了很久,末了她眼神暗了暗,起身轻轻在花木兰唇上覆上一吻,随后抚了抚花木兰散乱的发丝,挂上招牌式的微笑假面,心怀绝决向门外走去。
  国仇家恨,不得不报。
  既然不忍伤害花木兰,就只能以其他方式来达到目的了。为了复仇,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花木兰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她低低唤了声“蝉儿”,可惜现在屋内只剩她一个人了,没有人会回应。
  任何人都想不到,花将军的舞姬在她昏迷期间,就那么毫无征兆的消失了,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托扁鹊的福,数日过后,花木兰的伤基本痊愈了,且依着她王城御敌有功,皇帝赏赐了许多的宝物。可她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
  ——貂蝉不见了。
  手下的人说,貂蝉在看完她后叫了辆马车,说是要去寺庙为她祈祷。
  将军的女人,士兵们自是不敢亏待的,遂立即派了两个小卒、配了上等车马送她。
  可他们再也没有回来。
  一直到太阳彻底落山,主事的人才慌了神。他急忙派人去寻找貂蝉与那两个士兵,却只在通往寺庙的山间小道上发现了惨死的马与倾倒的车子、地上还有大片的血迹,且散落着些衣物的袍角。
  一切的迹象都指明,貂蝉在去寺庙的途中遇到了土匪或杀手,香消玉殒了。
  花木兰听完手下的报告,眼前阵阵发黑,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尸体呢,在哪?”花木兰退回两步坐到床边,深吸一口气,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沉声问道。
  “回将军,貂蝉姑娘的尸体...暂时、暂时还没找到”
  “那就是没死!”花木兰声音骤然提高八度,似是想以音量弥补这句话的可信度。
  前来报告的将士沉默了,其实以案发现场的衣袍与血迹来看、貂蝉定是死了。
  可他不敢说,他怕他叫醒了自欺欺人的花木兰,花木兰可能就该自杀了。
  自貂蝉离开后,花木兰日日夜夜都想着她。
  她想起了初次见面宴会上对貂蝉的惊鸿一瞥、想起了貂蝉陪伴在自己身边的点点滴滴...
  她想念她的妩媚与单纯、想念她给自己带来的快乐...
  花木兰成日里想着貂蝉,不断的猜想各种可能。当然,每一种可能的结果都不太好,让她的心全天高悬着。于是她一直郁郁寡欢、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日子渐渐过去,花木兰的情绪慢慢好转。
  大家都猜测她是忘记貂蝉了。毕竟貂蝉只是个侍妾啊,没人会为一个侍妾寻死觅活的。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花木兰仍旧自虐式的想着貂蝉,只不过这种思念更深层次的藏到心底了。
  她一直在偷偷派人找寻貂蝉,可惜一直都没收到有用的消息。
  某日,风和日丽。上将军吕布借着赏花于自己过生日的由头召集将领们一聚,联络感情。
  花木兰之前一直在边塞驻守,难得这次在王城中,于情于理,都是不应不去的。
  于是花木兰点了些礼物,前去祝贺、顺带笼络一波人心。
  花木兰的声望是极高的,一进场就有许多人上前套近乎,花木兰不喜应酬,无奈又不得不应付,否则会落人话柄,只能强颜欢笑与同僚们周旋。
  好不容易熬到宴会开始,来客纷纷回到座位上等着看吕布安排的歌舞。花木兰悄悄松了口气,总算不用再和这些人勾心斗角了,实在是累。
  琴弦争鸣,柔美而欢快的乐声回荡在大殿。少顷,几个身着粉色纱衣的花季少女舞动绸缎缓缓进入大殿。
  “各位,吕某前些日子得一绝色佳人,甚是欢喜。今日便叫她献上一舞,聊以娱乐”吕布坐在主座上,眼神毫不掩饰的盯着那位面纱掩面缓缓飘入的姑娘。
  花木兰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看过了貂蝉的舞蹈,其他的庸脂俗粉都是入不了她的眼的。
  可这一撇就出事了,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妩媚轻灵的舞姿,不是貂蝉还能是谁?貂蝉的眼睛,她是绝不会认错的!
  花木兰猛的站了起来,快步上前拉住了貂蝉“蝉儿,你为何不告而别!”
  貂蝉眼神闪烁,却是挣脱了花木兰的手,低垂着头不再看她“将军,您认错人了,妾身名唤青霞,是上将军的人”
  吕布见花木兰竟公然调戏他的爱宠,心下不悦出声呵斥“花木兰,你是不是在边塞呆得久了,连规矩都忘了?”
  花木兰不理会吕布,一把拉下了貂蝉脸上的面纱。
  和貂蝉是多么相似啊...可也仅仅是相似,脸颊与唇形都很是不同,她的脸上多了几分貂蝉所没有的世俗刻薄。
  这不是她的貂蝉。
  可是,为什么会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呢...
  花木兰抬起貂蝉的下颚,逼她与自己对视。眼睛是绝不会骗人的。
  “花、木、兰,你找死吗?”吕布怒急,飞上冲至两人面前,将花木兰推开。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