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上学月更)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弧很长,想法太多,会很慢很慢的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BL]君心遇萤,回首成空(上)

  #武暗同人,疯狂暗示!!
  #诸君,我想要小心心和评论(乖巧.jpg)
  
  文艺版文案:
  『他是孤僻敏感的暗香弟子。
      他是姿游人间的武当大佬。
     一袭月,千般情,命运兜兜转转缠绕...
     男儿间的晦涩恋情,若早些鼓起勇气点破,这江湖能否添三分春色?
     一别后,万念灰,江湖偌大繁华景,吾独享...』
  沙雕版文案:
  『霸道武Duang与甜心小香香:小娇暗爱隐身,酷酷武当追妻101次
  他逃,他追,是宿命让他们相遇。
  他邪魅一笑“男人,你逃不掉的”
  后来,他佳人在侧有苦难言、他黯然神伤心如刀绞
  男人,假如你能幸福,我成全你!
  原来,仙人道长也会流泪...』
  
  
  ||初遇·小伙汁你腹肌不错||
  “福生无量天尊。明月美酒烤鱼,妙哉妙哉...”柳君恕盘膝坐在火堆旁翻烤着树杈上的野鱼,绒绒青草地上横躺着几个酒葫芦,一派逍遥。
  淡淡的血腥味随风吹来,柳君恕还以为是鱼没处理干净,赶忙拎出火堆细细端详,确定无误后又将烤得滋啦作响的鱼放回火里,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周围有伤员,不关鱼的事啊...不然饿瘪的肚子可就惨了。
  柳君恕笑了,他悠然起身,在凌厉剑风拂过后背时猛然向左一跃躲过突如其来的攻击。放置于地上的剑闸嗡鸣,宣誓着随时听候主任调遣的决心。
  “你想杀我?”柳君恕不紧不慢的转过身面向来人,借着月光看清了他残破不堪的衣物与...寒潭般清亮的眸子。
  乔萤咬着嘴唇并不搭话,鲜血浸润了玄紫衣衫慢慢滑落到草地上。他盯着柳君恕,满怀防备。
  “我与你好像无冤无仇吧?”
  “...”
  “那你现在是想怎么样呢?”
  “...”
  “我猜猜,有人悬赏我了?可你也不该浑身是伤的来刺杀我吧?”
  “...”
  不论柳君恕问什么,乔萤都和应付江湖众少侠的萧掌门一样,沉默不语。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柳君恕问着问着就逐渐不对劲的时候,乔萤张开了嘴——
  然后扑通一身瘫倒在地上,白皙的脸庞在月下更显苍白。
  柳君恕愣了一下,随即跑到乔萤身旁,伸手一探,气息微弱。
  血腥味愈发浓了,与乔萤身上一种奇特的兰花香味混杂在一起,说不出的微妙。
  “相遇即是缘,看你长得挺合我眼,便救你一次吧”柳君恕嘟囔着撕开乔萤已千疮百孔的衣衫,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虽说江湖儿女受伤是常事,可他这也...太太太太常了吧!
  乔萤的背上密布着大大小小无数伤痕,有旧的留着浅浅的疤,也有新的深入血肉的伤口还在不断涌着血珠...
  柳君恕看着都疼,下手也更轻柔了些。他仔细地给乔萤每一处伤口涂好上等的金疮药,又强行给乔萤喂下两粒六妙丸,这才见乔萤脸色稍稍好转。
  忙完了,柳君恕干脆顺手捧了点水帮乔萤把脸洗了。拨开扰人的头发,乔萤的全脸清晰的暴露在柳君恕面前,惹得柳君恕一阵欢喜。
  (ps.暗仔若是给人看了正脸就得娶/嫁了,咳咳)
  倒也不是说乔萤长得特别好看倾国倾城的,只是特别对柳君恕胃口,越看越顺眼的那种感觉。
  直到烤鱼的香味渐渐转变成焦味,柳君恕才把视线从乔萤脸上挪开,大惊失色跑去抢救烤鱼。可惜鱼焦了这个事实并不能改变。
  “这下你可欠我两个人情了”到嘴的鱼飞了,柳君恕不太开心,他恶狠狠瞪了乔萤一样,忽然发型这家伙居然能蝴蝶骨与腹肌共存?!
  真的假的?柳君恕凑近用修长的手指戳了戳乔萤的腹肌,结结实实。他又伸手摸向乔萤纤细美丽的蝴蝶骨,十分想不通一个人怎么能拥有这么好的身材。
  然而不等柳君恕的手触及乔萤的锁骨,乔萤就抬起手捏住了柳君恕蠢蠢欲动的手“你干什么,我的衣服呢?”
  “哟,醒这么快啊。衣服帮你疗伤的时候脱了,都破成那样了,怎么穿...你这个眼神不太对劲啊,你一个大男人,还要我负责不成?”
  “谢谢...”乔萤撑起身子,任披散的头发遮住自己的神色,声音很小的道了谢。
  “不用谢,万物皆缘,我本来一个人在这喝酒还怪孤单的,你也算来陪我的吧”
  “我不会喝酒”
  “没事,问题不大,这酒也没你的份”柳君恕笑嘻嘻的打开酒塞,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未入肠便教人先醉三分。
  乔萤慢慢的和柳君恕熟络起来,会回应柳君恕的话了。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着,不知不觉月已爬上树梢,群星璀璨。夜深了,两个初识的人便倚靠在一起睡着了...一夜好梦。
  
  ||缘起·江湖偌大,与君同游||
  自那以后乔萤便时常陪伴在柳君恕身边。他们在江南看小桥流水,也到塞北赏大漠孤烟...这江湖偌大,最令你喜爱的其实还是陪在你身边的人儿。
  乔萤功夫并不算太好,偏偏还最爱拔刀相助。无良盗匪欺辱女子他要管,地方官员乱判怨案他也要管...至于方法,无非就是暗香最常用的——以恶制恶,杀!
  乔萤也曾担心柳君恕这个名门正派会看不惯他的做法,毕竟暗香在江湖上名声不太好。哪曾想柳君恕不但没说什么,甚至还出手帮了他好几次。
  “阿萤,虽然我不支持你这种做法,但我挺欣赏的”
  语罢,柳君恕还煞有介事的竖起了大拇指。
  偶尔乔萤在敌人面前吃了亏灰头土脸的,总会立誓要变强保护好想要守护的东西。
  柳君恕就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怕什么,我罩着你啊,阿萤想守护的就是我要守护的”
  “那假如,我最想守护的是你呢”乔萤轻声问道。
  “啊?你声音大一点,我没听清”柳君恕心里乐开了花,却故意大声嚷嚷着希望他再说一遍。
  “没什么”乔萤偏过头去,不理他了。
  不过誓言已立,乔萤确是在不断的训练、超越自己,希望某一天能换自己保护柳君恕。柳君恕一直耐心的陪在他身边,哪怕看他打木桩都能看一天。
  “阿萤,我听说暗香男弟子给人看见全脸就得嫁了,你什么时候嫁来我们武当啊?”
  喝醉酒的柳君恕也时常问些没头没脑的话,折腾得乔萤恨不得把他扔河里去。
  “滚!”乔萤把他抬上床,费力地安顿好盖上被子,又羞又恼。
  “不嫁就不嫁,这么凶干嘛。不过阿萤真的很可爱呢...我就想想,不娶不娶啊,别生气”醉酒状态的柳君恕简直和胡铁花附体了一样,没脸没皮的,拉住乔萤的手怎么也不愿放开。
  “滚啊!”听见什么不嫁不娶的,乔萤没由来的一阵火大,猛得抽出手直接把柳君恕打晕了。
  第二天柳君恕酒醒就开始装人了,小身板挺得笔直,说话都文邹邹的,和醉酒状态相差之大仿佛是两个人。
  “阿萤,昨儿老友难得一聚,我贪杯喝醉了,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乔萤冷着脸一本正经的哄骗道“你死活说要嫁给我”
  “那不可能吧,你是不是听错了?”柳君恕警觉起来。
  “没听错,你还夸自己真可爱”
  “你说反了吧?我一直觉得是你...咳咳咳停停,我错了阿萤,当我什么都没说!”
  柳君恕怕被打,一溜烟跑远了,乔萤板着脸凶神恶煞得追在后头,惊得趴着睡觉的大黄吼叫起来。
  鹤发酒家老翁抬眸看向他们的背影,皱起的皱纹间藏着经年沉淀的智慧与快乐。他缓缓摸了摸大黄作安抚,自顾自将酒灌入瓶中。待日稍斜,他便踱步回房中将挂画取下细细擦拭,柔声道“今天两位少侠来买酒,武当弟子又和暗香仔玩一块去了,盈盈,你说有趣不?”
  那画中永远二十四岁的姑娘穿着暗香的校服,暗紫色袍子勾勒出玲珑曲线,头上别着一支兰花,看得出是个一等一的美人。
  ...
  江湖偌大,所求不过一个有缘人,携手共赏繁华。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