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上学月更)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弧很长,想法太多,会很慢很慢的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非卫]脆皮鸭文学引发的血案(万圣节特辑)

#万圣节快乐呀,即使是不过节的小家伙们~
#叮咚,您的草莓小甜心已到账
#咳咳抱歉我又鸽子延迟了
  
  
  
  
  韩非回宿舍总是比卫庄早,卫庄又老是忘记带钥匙,久而久之俩人便默认了一种方式,那就是卫庄敲三下门,韩非来开门。
  可这天——很奇怪。
  卫庄敲完门和往常一样等着韩非来开门,可等了半饷,却听见门从里面被敲响了。
  同样的咚咚咚三下。
  卫庄:???
  下一秒,门被拉开,露出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还戴着两只灰色的小耳朵。
  韩非挥动了一下他的‘利爪’,笑道“卫庄兄!不给糖,就捣蛋~”
  卫庄面无表情,他微微歪头仔细打量了一下韩非,然后在韩非爪子即将摸到他胳膊时,一把将门给关上,将韩非阻隔在了宿舍里。
  “诶——我开玩笑的啊卫庄兄,不给糖也没事,你进来啊”韩非的胳膊还抵在门上,转动把手想要开门。
  卫庄站在门口,脸上渐渐显出一抹红晕,他单手死死压住门,坚定的地没让韩非把门打开。
  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
  耳朵、爪子...小奶猫...
  越想越不对劲,卫庄脸上的红晕都蔓延到耳根了。
  门内的韩非用爪子戳了戳自己的脸,有些纳闷,红莲为了让他这个‘狼人哥哥’配合她,特意给他画了一个据说很酷还有点吓人的妆。可卫庄兄的反应也不该这么大啊?难道红莲手抖,把自己画的特别丑,吓到他了?
  “卫庄兄,卫庄兄?今天万圣节啊,万圣节快乐”韩非自知力气没卫庄大,便把左耳贴在门上想试探一下卫庄的态度。
  学测快到了,他的一门选修可拜托卫庄帮忙补课了,万一这时候惹卫庄不开心,那可太惨了!
  谁知卫庄突然把门拉开了,于是紧贴着门的韩非身子一倾,笔直的撞到的卫庄怀里。
  卫庄感受到韩非毛茸茸的耳朵蹭到了他的下巴,喉咙便不自觉一紧,咽了咽口水,声音也沙哑了稍许。他推开韩非,直接往屋里走,声音透着几分不自然“我不过这个”
  韩非把门关好,笑着挠挠头“其实我也就赶个热闹,平常太无聊了,借着这个机会可以皮一下。古人有云,超脱自我~”
  “卫庄兄,喏,棒棒糖,学生会的份额”韩非走上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个扎着蝴蝶结的棒棒糖递给卫庄。
  卫庄盯着粉红色的蝴蝶结看了几秒,又看看韩非,一张脸板得更韩非欠他钱似的。只是他的耳根愈发的红了。
  随后卫庄僵硬的接过棒棒糖,另一只一直抓着一个小盒子的手缓缓提到韩非面前,暗示性的晃了晃。
  “诶,给我的?卫庄兄你不是不过万圣节吗?”韩非捧过黑白色的精致小盒子,打开一看,意外的发现是自己曾经跟卫庄夸过的草莓慕斯。
  “学生会的份额,你不要就丢掉”卫庄攥着棒棒糖的手微微发紧,他不愿承认是自己特意买送韩非的,便也搬出了学生会的名头。
  他确实不过万圣节,可他想借着这个节送点韩非什么。
  韩非看了看精致的小蛋糕,又看了看盒子上烫金的标牌,不禁失笑。
  这个牌子可不便宜,订单都是现做的,若学生会能拨出这么大一笔钱作福利,那可真是见着鬼了。
  韩非看破不说破,只是拿起勺子又非常贴心的把最顶端的新鲜草莓挖了喂给卫庄吃。
  卫庄不喜欢吃甜甜腻腻的蛋糕,但水果还是接受的。韩非很清楚这一点。
  好歹是自己买的东西,卫庄还是‘略带嫌弃’的吃了下去,臭屁的丢下一句“太甜了”就假模假样的拿起学习资料看。
  韩非清楚他的意思,笑眯眯的边吃蛋糕边坐下看卫庄帮他划出来的学科重点。
  星辉悄悄落在小蛋糕上,又被韩非吃入腹中,一片温软。
  和其他热热闹闹过节的寝室相比,他们这学霸宿舍可太安静了。但温情是相同的,不过是换了种方式。
  夜渐渐深了,大笨钟敲响了第十二下,万圣节出来的‘小鬼们’也慢慢步入梦乡。
  卫庄看着洗尽妆容乖巧睡着的韩非,帮他拉了拉被子盖严实,随后轻手轻脚的关上灯回到床上,低声对睡着的韩非道
  “晚安。”
  
  
  
  ——————————————————
  其实凭着卫庄的记性,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忘带钥匙呢?不过是喜欢韩非来开门,笑嘻嘻的说一句,“你回来啦!”,那是有人等待的感觉,是家的感觉呀。
  
  其实送你礼物的那个人都不是因为过节才送礼,而是因为想送你礼物,才送的~
  
  ——————————————————
  羞愧的说今天‘过年’才更上万圣节的糖x希望小天使们吃得开心呀w
  今天我吃的cp(虚假)官宣了!喜欢了很久很久的歌手图图也登上舞台散发光辉了,还有还有,IG牛逼!!是值得开心的一天呀hhh

评论(1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