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竹非竹(上学月更)

兴(朝)趣(三)广(暮)泛(四)的咸鱼写手,日常沉迷游戏番剧小说,脑洞极大。
会用保温杯喝可乐,混哈哈圈,不是个正常人。
弧很长,想法太多,会很慢很慢的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卫非]脆皮鸭文学引发的血案(5)

  #嘿,这里有一只落单的卫庄,我们来吓吓他!
  
  
  学校在国庆后组织了秋游,去大型游乐园,自愿参与。
  韩非陪着宝贝妹妹自然是要去玩的,本想着叫上卫庄一起,可惜出发那天连卫庄的人影都没看见,只得作罢。
  普通的游乐园嘛,韩非一路上都保持着翩翩公子的风采,即使是随着过山车冲上云霄他也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喊出来,转而安慰红莲与同行的女生。
  普、通、的、游、乐、园...韩非从噩梦中惊醒,即使沐浴着午后最暖的阳光也觉着浑身发冷。
  “做噩梦了?”卫庄一洗完澡走出来就看见了韩非那惨兮兮的模样,忍不住皱起眉头。
  “啊...是吧,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走进水牢...”韩非揉揉头发,从床上坐起来,一脸沮丧。
  天知道水牢鬼屋的设计者是怎么想的!要不是红莲的朋友尖叫声太大连工作人员都看不下去,把他们赶出去了,韩非恐怕要和个另外几个男生一样给吓倒了。
  对,吓倒,字面上的意思。
  韩非作为打头阵的男生,本想着淡定观察冷静分析,可后来...诶,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没喊出来,因为他已经吓得发不出声音了。
  红莲抓着韩非的臂力与她的尖叫声成正比,等重见光明,韩非只觉得胳膊都差点被卸下来了。
  卫庄轻笑一声,偏过头,语气带着满满的轻蔑“都是假的,有什么好怕?”
  “旁观和亲身体验能一样么,我看鬼片也脸不红心不跳呢!”韩非愤恨的拍拍被子反驳道,试图挽回些面子。
  “我看了有人偷拍的所谓鬼的照片——太假了,这具尸体道具的脸皮被撕下了半截,可除了鲜血,这里,该有的眼神经组织...”卫庄拿出手机翻出照片,放大之后拿到韩非床边发挥智慧冷静分析。
  “走开走开,我生物不比你差,看照片算什么,那边还有恐怖道具音效氛围和红莲啊...诶,说了你也不懂”韩非撑着头,闷闷不乐的把卫庄递来手机的手挡开。
  卫庄意味不明的笑了,然后随手把手机放到桌上,转过身去拿毛巾擦头发上的水珠。
  那笑声的尾音稍稍上扬,与他平常的王·蔑视之笑主观差别并不大,但韩非却品出了一股十分浓重的嘲笑意味。
  呵!
  韩非在卫庄背后挥舞着拳头发泄,忽而眼睛一转计上心来。
  韩非立刻下床穿好拖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挺直手臂跃到卫庄面前,随行的还有他的暴喝“哈!!!”
  卫庄正擦着头发,一察觉到风声便立刻扭头看向韩非,面色平淡似深海毫无波动。
  这是要...?卫庄眼睁睁的看着韩非扑了过来,蹦到眼前速度不减反加,表情狰狞大有一副要一头撞死他的样子。
  该抱住还是躲开?卫庄犹豫着。他并不太喜欢肢体接触,虽然是朝夕相处的室友...好像也不是不可以通融...都睡过觉(大雾)了...撞着头就不好了。嗯。
  一想好说服自己的理由,卫庄立刻伸出手准备接住这个投怀送抱的笨蛋。
  于是——卫庄眼睁睁的看着韩非蹦跶到他面前,软软的身子一倒——啪叽一下软下去摔在地上。
  非常‘幸运’单脚踩到水的韩非同学,华丽丽的劈了个叉。
  “诶哟——”
  韩非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揉揉摔疼的屁股,刚一抬头就看见卫庄冷冷的看着他,很不和善。
  “卫庄兄,咳,听我解释,我就是想吓吓你,谁知道脚滑了一下...”
  卫庄冷哼一身,收回还在空中僵硬的手,不再搭理韩非直接转身走了。
  还没搞清楚卫庄为什么不开心的韩非愣了半饷,突然一拍大腿,惊喜的感觉自己可能是吓到卫庄了!
  
  
  
  
  
  ——————————————————————
  时隔多日的更新x更文什么的,flag一立就凉了...咳咳。羞愧的短小甜饼w

评论(8)

热度(20)